1959,1960,1976 帝女花

三版帝女花,1959是仙凤鸣的电影版,1960是仙凤鸣全卡司的顶级录音版,1976是吴宇森执导的雏凤鸣电影版。1959与1976两个版本片长相仿,均是一小时四十分钟有多,而1959版有部分段落被删节,1976则声称足本版,但其实在每节中从细节上删掉了不少。

在帝女花中我最最最喜爱的段落是庵遇,以下所提及到的均仅涉及庵遇部分。

1976的配乐安排新派了不少,将该段“复复向前朝认”的主旋律在背景中反复播出,不太像粤剧的感觉。在庵遇开场这里长平公主的唱段貌似保留了,但实际被删去不少,而周世显的唱段则完全被删掉。里面的对白也删去不少,例如周世显那句“十载敲经比如一年念佛”的精妙对答就被删掉了。刨姐龙剑笙与嗲姐梅雪诗的表演只能说是到位,算不上是精彩,因为有59的任白版可作比较,表情也略显单一。唱方面也不够出彩,要是仙姐在场监督的话,肯定要将他们骂个死——这里那样唱的吗!?那里这样唱的吗!?录音的场地可能过于空旷,所以听起来回声很大,而且可能录音的时候刨姐嗲姐同时配合了动作,偶尔没有对准mic,所以声音时而有些飘离。

1959的仙凤鸣版,任白的表演和唱无可挑剔,不过嘴型有些地方对得不好。这个电影版除了删,还对词进行了大幅度的修改。庵遇这里开头的一段被完全删除了,“呢朵劫后帝女花”这段被改词后调到乞尸前,庵遇一开始就是长平公主开门被周世显撞见,删掉太多,十分不过瘾。任姐的表演非常好,在相认那里将痴情的酸腐书生演得非常好玩。


任白版庵遇,舞台照

要说真正过瘾的版本了,非1960年的任白录音莫属。要是中国也有一个戏剧录音榜单,这个1960年的录音肯定是榜首,当之无愧,简直能与Callas的Tosca录音媲美,庵遇就相当于Tosca的第二幕录音一样精彩,同样是最伟大的录音。唐涤生的剧本和词写得非常精妙,剧子的成功并不仅仅是悦耳的古曲的功劳,所以我觉得1959和1976两版删改版根本无法比美原版,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这个足本录音超过三个小时,出动了仙凤鸣的全体卡司,个个角色均是重量级人马,是永远也无可再比拟的超级卡司。庵遇里任剑辉的演唱实在令我赞叹不绝,如果拿树盟一节来比对着听,就会发现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周世显,树盟中“锐似青锋剑”,而庵遇则“伤心人”,“沧桑客”,一声“唉”也能将树叶抖落,那种力度强烈得能让听者似乎感觉到演唱者的舞台动作!古曲“秋江别”悦耳动听,编曲非常非常的好,配上唐涤生的词,错落有秩,铿锵有声,实在是好听得我不知如何表达,简直要大声喊出来才能抒发我对其的惊叹之感。庵遇的成就,并不仅仅单纯是粤曲粤剧,而是远远超越整个粤剧艺术,完全傲视于舞台戏剧,是舞台戏剧领域的伟大之作。

以上相片引用自:http://www.sinfung.net

One thought on “1959,1960,1976 帝女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