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版 Man of La Mancha

昨天下午就拿到包裹单了,谁知假期邮局早下班,等我到了邮局已经关门了,猜了一晚到底这张包裹单是墨西哥Man of La Mancha还是墨西哥的海咪咪Evita。

今早我早早就起来(九点半。。。),看了忍风战队,再洗脸吃过早餐才去邮局,看到小小的包裹就知道是Man of La Mancha了。(海咪咪Evita是LP)

这版是日本HMI在1997年的复刻版,HMI出过很多音乐剧录音,不过似乎都是国外向的,没有侧封,而且也标注了英文,维也纳Evita,东京录音室Evita,东京日生剧场Evita实况,HMI都推出过,甚至比欧美和日本自己国内更早推出这些录音的CD版。

Overture听上去比较冷静,不是很激烈,响板非常有秩序地一下一下敲出来,并不密集。继续听I, Don Quixote,令我有点失望,觉得并不是非常出色,起码没有与这张CD的售价成比例。

Aldonza出场了,Nati Mistral的这个Aldonza一下子把我震住了。Aldonza的声音非常低沉,懒洋洋的样子,但是非常有力,四平八稳地一下子就将It’s All The Same唱完了,最后大喊一声hei。这版的It’s All The Same的速度感觉比其他版本都要快,没有用到响板,激掌,或是响指,只用了鼓声。

Ducinea后面那里,那些赶骡人一出声,就能听出是奸角了。。。

I’m Only Thinking Of Him,听着那些拗口的西班牙语,真的滑稽。侄女和管家的音高一高一低差别比其他版本较为大。

What Does He Want Of Me是我听过的版本中觉得最好的,Nati Mistral的演绎深沉,似吟唱似诉说,带给我们一位正在沉默思考的Aldonza,特别是“ah~~”那几句,如此地细腻,真是楚楚动人,这版填词真是好到极至了。

Claudio Brook也是个歌声很深厚的中音,虽然唱得很好,但是我始终感受不到The Impossible Dream的感情。

Little Bird这版是柔和到极点了,多么的抒情,中段甚至加入了轻柔的la la la和唱,仿佛摇篮曲了,简直像躺在云朵上般闲适。

1969年的录音,和OBC录音一样,收录了诱拐的一段。

Aldonza非常快,不到三分钟,节奏非常紧凑,Nati Mistral的伤心欲绝演绎得很出色。在尾声中的一大堆reprise,能听到哀伤的Aldonza的啜泣声,如此的真切。

整张录音的节奏都比较偏快,有些地方的过渡干脆被省略了,从一个旋律一下子就跳到下一个旋律,感觉有点突兀。录音的效果非常出色,远处非常细微的乐器声音也清楚地被定位出来。

Nati Mistral的Aldonza是这张专辑的最大亮点,Nati Mistral甚至是少有的在卡司名单中被列在Don Quixote的表演者之前,墨西哥出版的Man of La Mancha CD封面也是她的全幅剧照,超级领衔了。Nati Mistral 1928年出生于西班牙的马德里,非常活跃于舞台和电影。

总算是有一张正常版的西班牙语Man of La Mancha了,因为西班牙那个录音的编曲实在有点前卫了些。不过西班牙和墨西哥所用的西班牙语发音是不相同的,所以填词必定不能照搬使用,因此这两个西班牙语版本的词应该是不相同的。

这次才是我第二次从footlight买东西,只买一张他们也是用小纸盒子,没有用泡泡信封,不过还算结实。HMI的唱片要是有日本友人接应,大概可以在这里买,能便宜一点点:http://m-in.jp/allitems.htm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