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ake the news, report the news.

Good night, and good luck.不是娱乐片,毫无娱乐性可言。除了说是向美国著名新闻工作者Edward R. Murrow致敬以外,我觉得更多地是想传达某些信息给观众。

这段真实的历史讲述的是1953年末至1954年初,Murrow与其节目团队在See It Now节目中抨击参议员Joseph McCarthy的故事。McCarthy在当时掀起反赤的浪潮,肃清任何与共党有关的人员。一时间人人自危,Murrow与节目团队顶着各方的压力,揭露了McCarthy的卑鄙丑相。

See It Now电视节目是在1951年由原来收音机的Hear It Now节目转变过来的,除了这个时政性的节目外,Murrow还主持一个叫Person to Person的名人访谈节目。在影片中,Murrow看来最热心的还是See It Now,做Person to Person只是为了养家糊口,做起来总是力不从心的样子,看着提示板读对白也偶有不流畅,平时不苟言笑的Murrow甚至会表演似地偶尔笑两下。在最后转播McCarthy受审查的时候,Murrow正在做Person to Person的节目,在受访者谈话时一点点的空档,Murrow也转身去关注旁边的转播画面。

Murrow虽是See It Now的节目主持,但是节目团队在讨论的时候,Murrow永远都是坐在最后排暗处的一角,这时画面的拍摄焦点集中在激烈讨论的团队身上,而坐在最后吸着烟沉思着的Murrow则模糊成一团。

David Strathairn饰演的Murrow目光坚定睿智,在See It Now节目时,影片镜头大多拍摄Murrow的侧面,而在直播室四周的监视电视上播出的则是正面,通过镜头焦点的撤换,没有变动摄影机的位置,就将Murrow的侧面镜头转换到了正面镜头。每到重要部分,Murrow就会说:请允许我以下读出稿件,然后Murrow就会密不透风地将评论说出,字字顿错有力,Strathairn的功力非同一般。

Don Hollenbeck的自杀,在影片中并没有提到太多的原因:长期被写手O’Brian攻击他是左派,妻子的离开,担心CBS老板Willian Paley对其左派身份施压。更重要的是我觉得他作为一个左派而感到孤立,Murrow有自己的团队,有支持他节目的纽约时报评论员Jack Gould,而Hollenbeck每次出现都是孤身一人。影片中Hollenbeck两次希望Murrow能take side,但是Murrow都拒绝了。我认为这表现了Murrow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保持自己的中立,不因为出于任何私人原因而去制造新闻,而片中我们可以看到Murrow事实上是很关心和同情Hollenbeck的,在节目获得成功而庆祝的时候,Murrow也注意到Hollenbeck的忧愁。

我真的认不出是George Clooney,那个ER里面的医生,夜幕中的蝙蝠侠,现在还做起导演来,同时在片中饰演Murrow的节目制作拍档Fred Friendly。Clooney明显增胖了,觉得他胖了后反而显年轻了。作为民主党的Clooney执导这部对抗共和党参议员的记录片,并且让观众反思当前的社会,矛头似乎也指向了执政中的共和党和小布殊。我怀疑其有否不纯的动机,却用非常崇高的外衣巧妙地掩饰了起来。但是当我看到片中McCarthy势力通过诬蔑Murrow是隐藏左派的手段来打击其言论,突然觉得自己那样的猜测会不会是邪恶的诽谤。

McCarthy显然不懂利用传媒,愚蠢地去攻击Murrow,攻击与事件无关的新闻工作者毫无得益,结果Murrow漂亮地反击了:既然参议员对我们的报导没有回应,那就是说我们的报导没有错误。故事并没有悬念,情节也波澜不惊,观众就像和Murrow一同经历了一个小事件。

电影使用了黑白画面,而McCarthy等部分则使用了历史上的真实影像记录。黑白的表演画面和历史真实画面配合得十分协调,历历在目。新拍的部分就好像是为历史事件的完整性而填补进去似的,与历史真实浑然一体。除去刻板的历史记录部分,片中穿插了多首现场演绎的Jazz,并配合着场景,例如开场时的那首是讲述电视将取代收音机。我并没有觉得这几首Jazz歌曲能对剧情起到多大的舒缓作用,不过,对于一部难以加入插曲的记录片来说,对原声唱片的出版倒是起了很大的作用。

由于那是个宣扬吸烟有益有品位的年代,片中几乎每个画面都有烟的出现,还插播了当年Kent的广告,不知Kent有没给影片赞助,不过不要忘了Murrow是死于肺癌的。

影片对直播室的紧张气氛渲染得很好,同时表现了一个令人羡慕的优秀工作团队。在看这部片的时候,我不断想起几年前南方某报的风波。很多人心里都会暗骂,但却迫于淫威之下,无人敢言。这部片对我们来说毫无作用,其传达的信息只能供我们意淫,因为我们所处的社会根本不同。片中说道:We are proud because from the beginning of this nation man can walk upright. No matter who he is or who she is. He can walk upright and meet his friend or his enemy. And he does not fear that because that enemy may be in a position of great power that he can be suddenly thrown in jail to rot there without charges and with no recourse to justice. We have the Habeas Corpus Act and we respect it.

回头看看国内的所谓新闻工作者,一半在制造新闻,还有一半在意淫。所以我们并没有必要去担忧什么媒体的责任会被如The $64,000 Question这样的娱乐节目所取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