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ianist

咳咳,没错,我第一次看。。。

有线电视乱搭线,搭了丽音的pearl,结果看到的是粤语配音的钢琴战曲,国内译钢琴师?似乎我已经习惯了看着字幕来看影片,以致虽然说的粤语,我还是要看字幕才能听清楚。配音版感觉挺怪的,后面Wladyslaw Szpilman和德国上尉Wilm Hosenfeld的一段说的是德语,没有另外配音,感觉才正常一些。

似乎大片的题材经常离不开屠杀犹太人、二战之类。这部片的血腥场景我觉得处理得很好,几个近距离枪击头部的场景并不以鲜血淋漓作视觉冲击,而是以快与慢来冲击观众。快——深夜集合犹太人命令转移,一个女的问要去哪里,刚问完就立即被德国人一枪射穿脑袋毙命;慢——命令老弱的犹太人趴在地上,一个一个枪杀,趴在最后的一个该是如何的心情,偏偏轮到他的时候子弹打完,德国人会放过他吗?德国人却不紧不慢地换子弹,趴在地上的犹太人就只能侧头偷看着换子弹等死。其他的小规模战斗场面则以Wladyslaw Szpilman不断躲匿的角度,每每透过窗户或近或远地窥视。先是在犹太区边界,之后在德国人势力中心,非常完整俱到的视角。即使是讲犹太人的内部,也描述了不同人的不同表现,客观平衡。Roman Polanski的Oscar最佳导演奖实至名归!

作为艺术家,还是吃香的,被犹太警察从开往死亡集中营的火车救下。逃亡后期还遇上欣赏其弹奏才能的德国上尉——说实话,我看到那个德国上尉用一个帅的演员我就马上安心了,肯定不会是坏的角色。想想,要是Wladyslaw Szpilman没有弹奏才艺,换成一个普通人,能逃出生天吗?导致我看完这部电影后非常懊恼自己小时候怎么不学学弹钢琴。。。Wladyslaw Szpilman还是厉害的,逃亡了那么久,双手做了那么多苦力,最后弹起来还是那么灵巧。

故事的遗憾就是家人为了团聚,一起去往集中营,Wladyslaw Szpilman狠狠地抱怨:愚蠢致极——作为观众的我又何尝不这样想呢,不过选择尝试其他机会还是选择与家人一起,可能到了那个时候,还是会选择后者。Wladyslaw Szpilman与乘上死亡列车的家人诀别,走在满是尸体死寂的街上,难忍悲痛地呜咽起来,可惜了是配音版,这个场景非常有感染力,虽然悲哀,但有机会我会重看。另一个遗憾就是德国上尉Wilm Hosenfeld最后死在苏联人的战俘营,唉。看了史实介绍,Wilm Hosenfeld曾救助过不少犹太人,帮助Wladyslaw Szpilman并不是一个偶然。当然了,电影总是不能避免增强戏剧感的修饰,看来并非仅仅弹奏一曲的魅力。一个好人却没能有好的下场,令我感到非常惋惜。——我承认我爱看大团圆结局。

再有,演Wladyslaw Szpilman的Adrien Brody和演Wilm Hosenfeld的德国演员Thomas Kretschmann在King Kong 2005里面再续前缘了,呵呵。不过Adrien Brody这样的气质拿来演King Kong这样的商业片实在是浪费。八字眉在中国的面相学来说是不好的,看上去也非常忧郁,从前我是看到就觉得很不爽的。记得看过的印象中第一个八字眉是1993年Sharon Stone主演的Sliver,译作偷窥。一部床戏,床戏,再床戏的片子,里面的男主角William Baldwin就是那个令小时候的我生厌的八字眉。不过,现在回头看,William Baldwin确实是个俊朗小生,八字眉也非常有味道。The Pianist简直是为忧郁气质的Adrien Brody度身订造般,好像钢琴师的气质就该那样,以致Corpse Bride里的Victor Van Dort也是一副八字眉,长尖苍白的脸,哈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