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の証明 / Proof of the Man

1977年的日本电影,人間の証明(人证),突然想看这部片。enjolras的评语很简单:那时没什么好电影看,所以一部“人证”就全国轰动了。说得好像在谈:自然灾害困难时期呀,树皮也扒来吃了。

我想看“人证”的原因之一是,“草帽”我很有印象,但是对于片子本身却一点印象都没有。我也老了,想要证明自己是那一代人,始终要补一下课。PS,老觉得Queen的Bohemian Rhapsody有几句与“草帽”这首歌挺相像。

这部电影由小说改编而成,是三部曲的其中之一。草帽,麦わら帽子,是取自西条八十的诗作“母さん、僕のあの麦わら帽子”。电影涵盖了悬疑、道德伦理、种族、战后遗留问题等题材,故事本身非常简单,不需复杂的关系,却已经充满了戏剧性,这是最为吸引我去看的一点。这部电影有日本剪接版和未上映过的美国剪接版,我看的似乎是日本版。因为故事简单,所以电影开始不久,就已经没什么悬念了,很容易就能猜到八杉恭子就是Jonny Hayward的生母,八杉恭子为了保住自己的名誉与小儿子郡恭平的前途而狠下毒手。电影在中段也将答案挑明了,只是证据不足,棟居刑事还需前往纽约进一步搜集证据。没有了悬念但仍能吸引观众看下去,一方面是八杉恭子的下场会如何,而另一方面是棟居刑事在纽约遇上的拍档Shuftan警官竟是杀父仇人之一。

影片的拍摄镜头非常漂亮,有好几个场景都非常之经典。其一是横渡刑事向车内的八杉恭子说出西条八十的诗句,八杉恭子惊愕得瞪大了被车厢阴影遮盖的双眼。还有棟居刑事向镜中的Shuftan警官开枪——这个场景安排实在是大赞,强烈地表现出棟居刑事难以压抑的内心挣扎,如果拍的时候能更隐秘一些,不要那么快让观众猜到是镜子,待到枪响镜破之后才让观众发现,效果会更好。还有服装设计大奖公布前一刻,棟居刑事将郡恭平的死讯告知八杉恭子,八杉恭子从等待宣布奖项的紧张一下子落入万念俱灰的转变。再有就是最后八杉恭子跳崖自杀,日出的山顶,太阳从远处的山线露出一半,阳光穿过云层,美极了。随着Joe Yamanaka唱的“草帽”歌声,八杉恭子将草帽扔下悬崖,镜头一直追着在山间坠落的草帽,穿插镜头是横渡刑事欲上前一步却又为时已晚的惊诧表情,没有正面镜头,观众已知八杉恭子随同草帽飘下悬崖了。

除了主题曲外,电影通片用了华丽的爵士乐做配乐。大领子衬衣,喇叭牛仔裤,蓬松的头发,油脂的穿着打扮,除了日本各地的风光,还有70年代的纽约街景,那条黑人街好像是Everybody Hates Chris那条吧?我非常喜欢这种年代的风格,与同是70年代的Charlie’s Angels一样,都是我的最爱。要是能生活在那个年代就好了,当然,指的是US,CN的话就惨啰。

饰演棟居刑事的是松田優作,非常硬朗的性格型男,但很可惜松田優作1989年便英年早逝,年仅39岁。松田優作的棟居刑事在片中不拘言笑,经常眉头紧锁,酷痹了。可惜现在松田優作投身影视的两个儿子都是花样小男孩,不是御法度里面男人为之争破头的花样美少男就是日版流星花园中的花样公子,硬朗的男子气概都荡然无存了。

话说八杉恭子跳崖的时候,铁汉棟居刑事也泪眼婆娑,或许是因为棟居刑事最后得知八杉恭子当年没有对他的父亲见死不救,而且因为八杉恭子回头救棟居刑事的父亲,才重新落入美军魔掌而被蹂躏,并可能因此才导致今天的命运。虽然片子要表现人性的丑恶,为了自己能生存下去而不顾一切代价,但不免令观众对八杉恭子这位母亲产生同情。八杉恭子做尽一切为了维护自己的小儿子郡恭平,彻底抹掉过去的阴影、与小儿子一同生活成了唯一的生存依托。电影也令人唏嘘,同是儿子,怎么命运与得到的母爱就天渊之别呢?可能是因为Jonny Hayward背负着的是八杉恭子痛苦的不想为他人所知的过去,而郡恭平背负着的则是新生活的希望。anyway,Joe Yamanaka饰演的Jonny Hayward那双无辜可怜、渴望母爱的双眼实实在在地刺痛了我的心。

影片末尾Shuftan警官被黑人用刀捅死我觉得比较狗尾续貂,而且也多此一举,是不是东方思想的因果报应呢?如果没有黑人捅刀时的那句对白可能这个结尾就完全该剪掉了——黑人捅刀的时候臭骂了Shuftan警官一句“Japanese lover”,并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谁叫你帮助日本人呢?作为白人的Shuftan警官在黑人街区执勤这么久,与那么多黑人硬碰过,也没有黑人捅他刀子,但是你帮着日本人打黑人就不对了,就捅你。白人看不起黑人没事,但是帮着黄种人打黑人,好像就严重侮辱了黑人,其中隐含的不同种族之间的相互歧视与仇恨实在耐人寻味。

看到这里可以小结一下,观众同情八杉恭子的遭遇,因为八杉恭子早年为了生存,在酒馆给美军提供服务,及后被美军蹂躏,改变了她的一生。棟居刑事的父亲则为了帮助八杉恭子而被美军打死,让棟居刑事成了流浪孤儿。还有棟居刑事看到Shuftan早年与日本女子合照时的满心愤恨。甚至,借棟居刑事之口,用日语大骂Shuftan警官:你到底杀了多少日本人?种种,好像日本人就是受害者,日本人就是自强不息。谁叫这个故事的种种因缘起源于二战后被美国驻军时期的日本呢?日本人将时间线仅稍稍地挪移一点,就将自己装扮成了惨情的受害者,让我想起阿部定事件(感观新世界),在日本入侵满洲之时,举国却在为阿部定的行为而欢呼。

影片在imdb上的评分不高,但由于我个人的偏好,我还是很喜欢这部影片。以下贴上西条八十的“母さん、僕のあの麦わら帽子”全诗。

母さん、僕のあの帽子、どうしたんでせうね?
ええ、夏、碓氷から霧積へゆくみちで、
谷底へ落としたあの麦わら帽子ですよ。

母さん、あれは好きな帽子でしたよ、
僕はあのときずいぶんくやしかった、
だけど、いきなり風が吹いてきたもんだから。

母さん、あのとき、向こうから若い薬売りが来ましたっけね、
紺の脚絆に手甲をした。
そして拾はうとして、ずいぶん骨折ってくれましたっけね。
けれど、とうとう駄目だった、
なにしろ深い谷で、それに草が
背たけぐらい伸びていたんですもの。

母さん、ほんとにあの帽子どうなったでせう?
そのとき傍らに咲いていた車百合の花は
もうとうに枯れちゃったでせうね、そして、
秋には、灰色の霧があの丘をこめ、
あの帽子の下で毎晩きりぎりすが啼いたかも知れませんよ。

母さん、そして、きっと今頃は、今夜あたりは、
あの谷間に、静かに雪がつもっているでせう、
昔、つやつや光った、あの伊太利麦の帽子と、
その裏に僕が書いた
Y.S という頭文字を
埋めるように、静かに、寂しく。

4 thoughts on “人間の証明 / Proof of the Man

  1. xjingg says:

    草帽歌我听过一下,那部电影是父母那一代看的,我想看啊,你有就刻给我拉。
    建议你去看一下,阿信的故事,也是很感人的。

    Like

  2. enjolras says:

    突然想起,我把这部戏同《追捕》混起来了……把《追捕》里的演员混到这里来了

    Like

  3. bright says:

    被你这么一写我都想重温一遍了。

    可是小时候对《人证》实在没什么美好回忆,好像还做恶梦了:(

    Like

  4. money says:

    最喜愛場面NO.1:懸崖
    我也很喜歡人證和草帽歌啊,以前小時候總纏着會日語的叔叔唱這首。之前有次看到一張日歌集裏有這首結果買回來一聼居然是中文版,鬱悶了……
    沙器我也很喜歡,不過比不上這部。我稍微偏好女性題材吧
    說起來也許真的是自然灾害困难时期,树皮也扒来吃了吧;不過…… 哎,我也説不清楚。總之我覺得,沒有東西可吃時候的樹皮也比天天大餐時候的滿漢全席要來的珍貴些……

    ps,bright你可出現了阿~~想死我了。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