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的窗台

特殊日子的迫近,使我上网增加了不便。没网上的日子,胡思乱想,怀念了一下小时候的时光。

老屋在三楼,有正向马路的窗台和侧向马路的阳台,是80年代。

记忆里在睡梦中听到的并不是往来的汽车噪音,而是每天清晨,窗外女人的高声呼叫“抢嘢啊!”(抢东西)从马路的这边急速地往对面而去,直到渐渐消隐于对面的小巷中。现在回想起那位每天早起抢东西的男子,该是80年代初第一批富起来的人了。

大概是85年左右,清晨一声炸响——我并没惊醒——据说如煤气爆炸般响。天亮后得知在楼下发生了出租车爆炸,隐约记得是乘客引爆炸弹自杀,司机亦一同毙命。家里的玻璃窗并没有被震碎,况且,本来就是碎的用胶带粘起来的。不过,阳台望去,邻居家的窗台上搁了一块猪肝似的肉块。幼儿园也就在我家旁,小巷名叫“跃进”,一路上也散布了大块小块的碎肉。

90年元旦我搬往仍站满耕牛的五羊新城,每条静谧的小路都葱葱郁郁。在老屋的最后一年,香港电视信号受的干扰更强了,每天仅能通过收音机来收听港台新闻。收音机是国外朋友偷带回来Sony刚上展览会的全套数码收音机,终能让我们了解到窗外到底在发生什么事。但对我来说,那年留下的印象只剩夜晚趴在窗台看马路上结队走过的学生,借着路灯,看他们举着画了漫画的牌子,写着些我从新闻中得知的人名。

十七年后,我从窗台望到的只是对面高楼的外墙,再没有看到过血淋淋的现场,亦不见列队走过的学生。现在tvb不叫tvb,叫参考一台,除了插播白痴广告以外,节目往往也被精简了不少。Sony的收音机很多年以前就坏掉了,不过现在可以在网上听电台广播,但已经没有如Sony那样能帮助我去了解世界的外国企业,有的只是Cisco,Yahoo!,Google,为虎作伥。

想起在老屋窗台上接冰雹,放在玻璃杯里玩的日子,我居然忍不住想cry了。

3 thoughts on “老屋的窗台

  1. xjingg says:

    特殊日子,果然跟女性的某段时期的说法相一致喔!
    85年那件事啊,你同我讲过拉。
    其实不用太伤感的,时间总是向前的,社会的功利性,人们的互相帮助,正日益体现,这是一个破碎的现代!

    Like

  2. johnny says:

    估唔到光仔都有甘感性的一面,不过我同意,世界是前进的,不过是在进步还是倒退。与其被它推着向前走,不如跟上其步伐,这样或许能make things better(好似又有变广告语的嫌疑了)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