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r, the film(电影毛发简介)

Hair首演于1968年,是rock musical的鼻祖,同时亦是时代的产物。我太喜欢了,很想用文字去记录一番。但马上发现Hair所涵盖的文化元素太多了,对于没有任何那个年代的文化认识的我来说,实在难以做到准确、充足。

我想写的是1979年的电影版Hair。电影版Hair与舞台版有很多的不同,不仅是曲目上的修改,故事情节也有很大的变化,增强了故事的戏剧性。舞台版中Claude和Sheila从一开始就是嬉皮士中的成员,而故事的结局是Claude成为越战的牺牲者,由Berger竖起十字架。而电影版中Claude是来自Oklahoma的牛仔,故事的结尾Berger阴差阳错地替代了Claude上了战场。

Hair讲的不是一个故事,不管剧情多么有趣,Hair讲述的是一个时代的文化,并传达了嬉皮士的理念——博爱、和平。

先说说电影的几个主角。

Claude,来自Oklahoma准备应征入伍的牛仔。

Berger,被高中开除,几个嬉皮士中的头头。演Berger的演员是当时Broadway的卡司。

Jeannie,怀有身孕的女孩,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黑人Hud还是白人Woof。

Woof,一脸纯真样的长发男孩,blond。

Hud,黑人小伙。

Sheila,富家小姐。

引子,收到征兵令的Claude告别父亲,坐上开往纽约的bus。临行前父亲拿出50美金给Claude,并告诉儿子:聪明人才杞人忧天,傻人自有傻福。

在鼓声中巴士穿过宁静的村镇,随着号声响起,一座座摩天大厦出现在落日余辉中。

Claude来到一个公园,公园里面聚集了大群奇装异服五颜六色的嬉皮士,其中一位黑人女歌手唱出Aquarius,水瓶宫。

当月亮运行到黄道第七宫

木星与火星连成一线

和平将引领众星

博爱要驾驭群星

这是水瓶宫纪元的开端

这里所提到的水瓶宫纪元是占星术的一种说法,由之引起以后的新纪元运动。占星术认为黄道十二宫各掌管两千年的时代,2000年之前掌管的是阳刚的双鱼宫。而从2001年开始,地球进入了新的一个两千年新纪元,水瓶宫纪元。阴柔的水瓶宫寓意与双鱼宫相反,讲求和平与博爱,融洽、理解、同情、信任将成为主导。

Berger一伙向在公园中骑马的Sheila、Sheila的母亲等人讨钱花,同时没骑过马的Woof想试一下,都遭到不理睬的对待。Berger对垂头丧气的Woof说:等圣诞节我给你弄一个(我笑趴)。这时Berger看到一旁的Claude,尽管Claude不相信Berger的鬼话,但是还是给了点小钱给他们。

Berger一伙拿着一大堆硬币租来一匹奶牛花斑的马,追上Sheila几人,Woof唱出Sodomy捉弄她们。Monty Python有一首钢琴伴奏的Penis song,但也不够这首伴着和声抒情的Sodomy好玩。

鸡奸,口交,舔阴,鸡奸男童

父亲,为什么这些字眼那么下流啊?(Woof一脸纯真地唱出这句,再次笑到趴下)

手淫,有趣得很,大家一起加入这神圣的狂欢吧!


Masturbation can be fun

在Sodomy里提到的Kama Sutra是印度的做爱手册《欲经》,相当于我们中国的《素女经》。Kama是印度教的爱神,在后面的Hare Krishna再继续说嬉皮士与东方宗教的联系。

笨手笨脚的Berger和Woof让马跑了,呼喊着追赶,牛仔Claude纵身上马。之前Claude已看上了Sheila,便趁机在Sheila前大演马背杂耍。另一边兴奋的Berger唱出Donna,Berger失去的女友,一个16岁有着纹身的处女。

是夜,Claude与Berger一伙品尝大麻,嬉皮士唱出Hashish。与Sodomy类似,Hashish的歌词是各类毒品名称的罗列,大麻,可卡因,海洛因,鸦片,等等。

Woof取笑如果Jeannie肚里的婴儿是Hud的,婴儿会为有个有色人种父亲而不高兴。Hud则唱出Colored Spade,证明自己作为一个黑鬼有多自豪。

接着Berger向其他嬉皮士介绍“刚上岸第一天在美国”的Claude,唱出Manchester England。在Manchester England中有如下一段歌词:

Now that I’ve dropped out

Why is life dreary dreary

Answer my weary query

Timothy Leary dearie

Timothy Leary是哈佛大学的心理学教授,鼓吹大众使用迷幻药LSD,成为嬉皮士的精神导师。他们相信通过迷幻药、冥想等方式,可以开发心灵,获得新的意识。后来Timothy Leary被捕入狱,但最后成功越狱。歌词中的“drop out”出自Timothy Leary在1966年的一番反主流文化讲话:Turn On, Tune In, Drop Out。其中的drop out指的是脱离现实,途径就是吸食毒品了。这里对生命意义的疑问,在剧末将有与之相呼应的回答。

随后是群舞I’m Black / Ain’t Got No,Ain’t Got No的歌词是一问一答的没这没那,这段的歌曲和舞蹈都很精彩。

一夜狂欢后,Claude在清晨离开。Berger醒来在角落小便,尿中刊登着Sheila一家举办宴会的报纸。报纸被尿湿了拿不起来,Berger只好赶忙大声叫唤Claude回来,并怂恿Claude一起去参加宴会。

在宴会上,被发现并要被“请”出宴会的Berger跳上大饭桌,唱出I Got Life大闹宴会。I Got Life是对Ain’t Got No的回应:一无所有那有什么呢?我有我自己,我有我的生命。

镜头一转,Berger一伙已在法庭上。要么每人交50美元罚款,要么坐牢。Claude从鞋底挖出父亲给的50美元,打算交罚款离开。Berger请求Claude替他付罚款,让他出去筹钱让大家都能出去。Claude不太愿意,Berger说:难道你不相信我?Claude不加思索:当然不信你了。最后权衡下,Claude还是让给Berger离开了。

在狱中,狱警要剪掉Woof的一头长发,Woof不从。监狱里的精神病医生问Woof留长发是否是因为homosexual,Woof回答:我不会把Mick Jagger(滚石乐队主唱)踢下床,但我不是homosexual。说回来,嬉皮士刚开始时是不接受同性恋的。接着Woof与Berger交错唱出主题曲Hair,其中有几句非常好玩:

My hair like Jesus wore it

Hallelujah I adore it

Hallelujah Mary loved her son

Why don’t my mother love me?

Berger去找Sheila的小男友要钱未果,只好回家向母亲要钱,并最终把全部人带离监狱。

众人参加在公园中的嬉皮士Be-In集会,在Be-In集会上嬉皮士会吸食大麻、迷幻药以及做爱。(曲目L.B.J.)Claude等人吃下派发的含有LSD的方糖,Berger没有吃到,跑去追派方糖的人,碰到Sheila。

Be-In中的乐队演唱出Electric Blues / Old Fashioned Melody,嬉皮士尽情狂欢。Claude在迷幻药的药效下产生白日梦幻觉,在梦中与Sheila在Claude家乡的教堂完成婚礼。

Claude幻觉中的场景非常荒诞,成婚接吻后Sheila的肚子立即隆起,在教堂内亦同时出现多个场景:初次邂逅Sheila,Claude身着黑色礼服骑着那匹奶牛花斑的马;Berger在大饭桌上跳舞大闹Sheila家的宴会,水晶吊灯在半空摇晃;莲座上的印度大神,西方的圣母不断在空中飞舞,满天神佛;印度舞女一边跳舞一边颂唱Hare Krishna,并伴以mad scene般的花腔。Hare Krishna是印度教的玛哈曼陀罗(伟大的真言),全文十六字,由宇宙唯一之神的梵文圣名组成。Cast Recording中介绍这段Be-In印度乐曲用在Love-In集会上,Love-In亦是嬉皮士与鼓吹和平与做爱就是人生的花癫派(Flower Children)的一种集会。

这里说一下嬉皮士与印度教的关系。对现实物质社会不满的嬉皮士追求精神上对自我内在的修为,希望在宗教中找寻生命的意义。60年代嬉皮士开始到东方古国寻访上师,从阿姆斯特丹出发,开始他们的东方朝圣之旅(The Hippie Trail)。由伊朗东北的呼罗珊省入境阿富汗,经赫拉特,坎大哈,喀布尔,过开伯尔山口,进入南亚腹地。再经过巴基斯坦的卡拉奇,去到印度的果阿和孟买,再到尼泊尔的加德满都,最后以博卡拉作为朝圣之旅的终点。印度与尼泊尔都是以印度教为主,印度教更是尼泊尔的国教,而印度教对性交与生殖的崇拜同嬉皮士反传统的性观念也很类似。

当晚是Claude入伍前的最后一晚,众人跳下湖裸泳,Claude与Sheila也跟随下湖。Berger等人将岸上两人的衣服拿走,发现被捉弄的Sheila气愤地光着身子坐taxi离去。被Sheila误解气愤的Claude与Berger等人产生分歧,不顾Berger等人的劝阻,决意第二天要去入伍。

第二天早上,沮丧的Claude走在大街上,唱出Where Do I Go。在Where Do I Go中对生命的意义提出疑问,并问我们该何去何从。最终,Claude去了新兵入伍体检。

在搞笑的体检中,白人女孩和白人军官唱出Black Boys:黑人男孩就像巧克力一样美味;随后黑人女孩和黑人军官唱出White Boys:白人男孩多么漂亮,皮肤如牛奶般细滑。

Claude在军营接受地狱式的军事训练,背景众人唱出Walking In Space,越南女孩质疑为什么要破坏美丽的事物。

Sheila收到的Claude的来信,告诉了Berger等人。Berger提议一起去在内华达的军营看望Claude,并从Sheila的小男友那里骗来汽车上路。

在出发前,Hud碰到了他的未婚妻。未婚妻拖着Hud的孩子,质问Hud为什么要抛下她和孩子、质问Jeannie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他的。Hud生气地拂袖而去,Berger等人追上前劝Hud。这时,Hud的未婚妻唱出Easy To Be Hard。这首歌与剧中的其他摇滚乐风格不同,是一首非常动听的伤感慢歌。最后Hud的未婚妻带着孩子和Berger一伙人浩浩荡荡出发前往内华达。

另一边厢,Claude与其他士兵一起在操场上听将军讲话,突然广播中放出反战歌曲3-5-0-0。关于3-5-0-0这个歌名据说是1965年3月8日美军正式扩大越战时登陆越南的海军陆战队人数。这时镜头转到华盛顿纪念碑前的Be-In,在3-5-0-0的歌声下上演反战默剧。回到军营,将军调来步兵,开枪将塔上的喇叭全部打掉,制止了士兵的骚动。


林肯纪念馆前Be-In的3-5-0-0

在往内华达的路上,Sheila与众人唱出另一首经典曲目Good Morning Starshine。这首歌虽然是给flower children的,但是在全剧来说少有的轻快抒情并且老少咸宜。

Berger等人试图进入军营,但被看守的士兵阻止。便由Sheila出马色诱酒馆中的军官,骗来军服和汽车(Don’t Put It Down)。Berger剪去嬉皮士标志性的长发,穿上军服,伪装成军官混入军营。Berger要把Claude带出去与Sheila见面,但Claude表示因为进入了非常时期,点名非常频繁,难以离开。Berger立即脱下衣服与Claude暂时交换身份,Claude如愿出了军营与Sheila等人小聚。

这边Berger洋洋得意地回到Claude所属的营房,自以为自己的聪明机智获胜了,谁知这个时候军官突然进入营房点名并通知他们要立即上机派遣往越南前线。一阵慌乱下,Berger束手无策地与一众士兵被送往运输机。此时士兵们唱出The Flesh Failures:一个正在死亡的民族,满纸满嘴皆是谎言。在之前的Be-In有嬉皮士这样形容越战征兵:The draft is white people sending black people to make war on the yellow people to defend the land they stole from the red people!

音乐继续,并由The Flesh Failures转向Manchester England,淹没在士兵人海中百般无奈步入运输机的Berger唱到:

And I’m a genius genius

I believe in God

And I believe that God believes in Claude

That’s me, that’s me, that’s me


Berger淹没在士兵之中

当Claude赶回军营的时候,运输机早已起飞。

我认为这里是全剧的最高潮了,一直过来的欢闹变成无奈的悲哀,无法逃避的现实社会宿命。本来反对战争杀戮的嬉皮士却阴差阳错地被送上战场,背弃自己的理念去参与一场非正义的战争。欲哭无泪。

音乐继续不间断地转入Let the Sunshine In,场景转为白色墓碑的海洋,Claude,Sheila,Jeannie,抱着Jeannie孩子的Woof,抱着孩子的Hud,Hud的未婚妻,一齐站在Berger的墓碑前,众人高唱Let the Sunshine In:

Singing our space songs on a spider web sitar

Life is around you and in you

Answer for Timothy Leary, dearie

不知这是不是就回答了之前在Manchester England中对生命意义的疑问呢?


士兵变作遍地墓碑

最后镜头转向中央公园的草坪,嬉皮士从四面八方涌向草坪举行Be-In,宣扬和平与博爱的理念,一起合唱Let the Sunshine In,让刚刚的哀伤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鼓舞,影片在人声的高潮中结束。片末这个Be-In大约有五千人参与,感染力非常,不是近年来用电脑画个人海就吹嘘场面有多宏大的假货。


Be-In

片子的结尾与开头是相呼应的,在开头的Aquarius中,公园里脱离现实社会的嬉皮士奇装异服五彩斑斓各色各样;而到了片末,被迫参与一场谎言发起的战争的Berger在一大群的士兵中已经难以被分辨出来了,全是无分别的一致的绿色军装和一致的钢盔。一世聪明的Berger成为战争的牺牲品后,也是遍地码得整整齐齐一模一样的白色墓碑。

电影中Claude始终对Berger等人的生活方式和理念抱怀疑态度,对人生该何去何从存在疑惑,默然接受了现实社会的安排。不知Claude面对Berger的墓碑时,是否找到了答案呢?

电影的OST所收录的曲目比电影里面所使用的要多,因为剧情的关系有些在舞台版中的歌曲用不上,及至后来唱片再版可播放时间增长,这些歌曲便被重新收录到OST里面。

Hair虽是那个时代的产物,但是对于用谎言发起的战争,Hair是放诸四海皆适合的。

嬉皮士被称作“垮掉的一代”,即使他们的生活方式不能被认同,但是其理念是美好的。要是非要认为那是“垮掉的”,也难怪乎在某被世人以怪异目光审视的地方,有一种群体会被人以排泄物来称呼,因当今一代连所要追求的精神也失去了,只塞满了排泄物。

我始终是在这种文化以外,以上对Hair及60年代思潮的理解肯定存在不少错误与不足,但我感到很满足,因为在搜集资料的时候我真的学到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东西。例如反主流文化,迷幻药,宗教,等等,而且各自之间都存在着各种联系。

2 thoughts on “Hair, the film(电影毛发简介)

  1. 7h says:

    后记,某国内网站将Hair与Miss Saigon放在一起介绍,作为越战两种不同的表现作品供选择,我十分反感。娇柔造作的Miss Saigon与Hair相比起来,实在是太虚弱苍白了,配得上拿来相提并论吗?
    我曾“不尊重她人努力”地乱骂某人所著的音乐剧书籍,今番再次参考,发现多段文字都与手头上另一本书无异,怕是均翻译自同一文。还是那句,“著”字不是随便用的。

    Like

  2. money says:

    这两部好像都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越战题材把。
    他们的题材都是那种不是越战是别的战争也可以的,不是我要吹毛求疵,但是既然要叫越战题材,那么不是别的战争而必然是越战的特征总应该有吧。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