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ios de motocicleta / The Motorcycle Diaries

终于终于终于,看了Diarios de motocicleta摩托日记,还有一个比较可爱的译名是,哲古华拉少年日记。片子刚开始,我便感动了,是因为看到自己脑中的哲古华拉,年轻彩色地出现在荧幕上。片子结束,我也感动了,是因为看到哲古华拉的人生观的转变与立志。

23岁的古华拉还没有“哲”,朋友称呼他作Fuser,中产家庭,在读医学博士的最后一年,读书,运动,偶犯哮喘,思念女友,再平常不过了。

卡斯特罗在1940年12岁时写信给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希望能获得一张10美元的钞票,而哲古华拉的故事也与美金有瓜葛。Fuser拿着女友托付的15美元,不管如何困难都不肯花,要留到美国买热裤给女友。结果,Fuser将这15美元给了因共产主义信仰而受迫害离开家园,漂泊到煤矿打工的夫妇。好比一段恋情的终结,故事从这里开始发生了转折,Fuser开始留意受压迫的贫苦阶层,与农民对话了解他们的生活。往后电影再没有了前半的嬉戏,更多的时候Fuser是在思考。在秘鲁利马,Hugo Pesce医生建议Fuser读Mariátegui(马里亚特吉,秘鲁马克思主义思想家,社会主义学者)的“Seven Interpretive Essays on Peruvian Reality”。到了麻风病中心后,Fuser心中新的志向渐渐被定立下来。在24岁生日晚会一番激昂宣言后,不顾危险游泳横渡亚马逊河到对岸的麻风病人区。如此疯狂的行为,正是哲古华拉往后最巧合的写照,偏激,极端,激进,不离弃贫苦阶层。

摩托日记只能是一部公路电影,虽说是按照哲古华拉1957年出版的自传作成。这并不是因为电单车变了大摩托,棉袄变了皮衣,激进的言辞被删掉,而是,自传可能是最真实的,也可能是最不可靠的。不要忘了哲古华拉是个什么人物,能令南美洲乃至全世界至今仍有无数人为之狂热,一个如此成功的领袖人物,鼓动手腕绝对不是盖的。另外,哲古华拉也定没有片中那么青涩,早在1951年,摩托旅程的前一年,哲古华拉就骑自行车穿越了阿根廷的十二个省。(他居然还有时间读书,而且还那么年轻就读到医博。。。)

西方有质疑哲古华拉是冷血杀人魔头,有精神病,枚举了不少哲古华拉残暴的亲手处决过程,其中有些甚至是哲古华拉自己的文字。我对这些说法有所保留,但我相信哲古华拉的世界是充满硫磺味与血腥味无疑。

或许,我看哲古华拉,就如亚非拉看Mao,彼此彼此。问题是,我这个人比较肤浅,哲古华拉如此charming,同样的残暴劣迹,我可视而不见,不狂热但崇敬。

我非常喜欢这部电影,他所讲述的不是血腥革命的领袖哲古华拉,而是旅途上充满理想的青年Fus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