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baret初观感

这个Cabaret录像是1993年英国的Donmar Warehouse production,1994年在电视上播出。由于中间有插播广告,因此这个录像是不完整的删剪版。没有演唱和被删剪的曲目有Don’t Tell Mama,Maybe This Time,Money Makes The World,真是proshot的代价。随后,这个重排被引进到broadway,同时被引进的还有在这里表现突出的Emcee,Alan Cumming。Broadway在Donmar Warehouse的基础上,进一步修改,由Studio 54重新推出,就是后来1998的Broadway Revival了。

Donmar Warehouse production的舞台很小,只长方形一块,三面紧紧挨着同一高度的一楼观众,楼座观众同样是三面围着舞台。一楼的观众被安排围着一张张小桌子坐下,如同置身于cabaret一般,观众便成了剧中Kit Kat Club的观众,观看着夜总会中的歌舞。由于演员离观众非常近,经常从观众席出场,而且完全是站在观众的身边表演,因此演员没有那种夸张的舞台化妆,取而代之的是更为细腻的面部表情,mic也藏在了胸口没有贴在脸上。不知是否是上述这个原因,还是因为镜头对面部特写的捕捉,我感觉这个production更着重于表演,没有追求演唱上的完美。

舞台分为两层,一层的背面有三扇门,二层是一个用灯泡装饰的类似橱窗的框框,这个舞台设计也一直沿用到1998的Broadway Revival。除了舞台简单狭小没有什么布景外,道具也是少得可怜,最多的就是几张椅子一个箱子,部分演员还身兼龙套与乐队。一切都如此简约,Cabaret就已十分精彩了,这是Sweeney Todd Revival怎样装先锋也装不出的效果。

Cabaret是一部安排很奇怪的剧子,本应是男主角的美国作家Clifford Bradshaw,在演出中完全是个龙套,只在两三首曲目中插唱了一两句。而Emcee与故事完全没有关系,甚至不能算是narrator,却从头唱到尾。

Cabaret的故事很简单,1930年,美国作家Clifford来到柏林,与在Kit Kat Club认识的舞女Sally Bowles同居。其中有一个我未解的疑问,Clifford应该是有同性恋倾向的,为何又与Sally发展出一段感情了。在房东Fraulein Schneider与犹太人水果商Herr Schultz的订婚晚会上,宾客齐唱起纳粹赞歌。身边众人的反对与排挤使Fraulein Schneider承受不住压力,为了生活,打消与Herr Schultz结婚的计划。Clifford希望Sally跟随他一同回美国,但Sally无法舍弃Kit Kat Club的工作,最终Clifford独自一人离开柏林这个伤心地。

在我看来,Cabaret所讲述的是现实生活中的无奈。残酷的现实没有童话没有浪漫没有奇迹,爱情显得如此微不足道,经不起丝毫的磨难。人人为了生存而逆来顺受,没有勇气去面对去抗争,只有逃避。如同在cabaret中,逃避现实,纵情寻乐,将一切烦恼抛诸脑后,快乐至死是最后的解脱。同时,人人自危,只顾自身生存而对现状的冷漠,似乎也是导致纳粹势力得以壮大的原因。

John Kander & Fred Ebb的作品,同性恋,纳粹,犹太人,逃避现实,与之后的Kiss of the Spider Woman很相像,只是Kiss of the Spider Woman在舞台上没有采用纳粹电影部分。Kiss of the Spider Woman有点冗长,难免在某些段落稍稍沉闷,而Cabaret则显得精悍得多,整部剧节奏紧凑,喧闹不断。

我一度怀疑这个production应该是毁誉参半的,因为重排得如此情色,会否有人不能接受。最经典的是在Willkommen中Alan Cumming将长外套脱掉,露出那个“肚兜”。在后来1998的Broadway Revival中,连肚兜的这块布也省了,只剩下那几条吊带。Two Ladies更是限制级的,除了动作猥琐色情外,那两位ladies还不剃腋毛,故意不断露毛。录像中的镜头已经回避了很多动作,完全是挑战底线的表演。在第一幕最后的纳粹赞歌Tomorrow Belongs To Me结尾,Alan Cumming突然撩开长外套,将整个屁股和下半身裸露出来,就是为了让大家看屁股上那个红色纳粹标记,实在是惊吓不小。比较好玩的是故事结束时,Alan Cumming又做势要脱掉长外套,暗示观众做好准备,惹得观众大笑。结果外套一脱,里面露出来的是纳粹集中营中犹太人所穿的条纹衣服,胸口缝着大卫星。随后一声镲响,灯光暗下,全剧终。这里气氛突变,与之前喧闹的反差,使观众在结束后,仍不断回想预兆二战种族灭绝即将来临的最后一幕。

Alan Cumming的Emcee让人过目不忘,举手投足都配合着音乐节奏,就连抛媚眼时眉毛的跳动也与音乐配合得天衣无缝。BTW,好姓不姓,姓Cum,还要是Cumming,以致在Muze数据库里被过滤成Alan C******。

饰演Sally Bowles的Jane Horrocks,演唱的确不怎样出色,Mein Herr与Cabaret唱得与我所听过的录音相差太远。Jane Horrocks更多的着重在表演上,我所看到的是一个十分神经质的Sally Bowles。在最后的一首Cabaret中,Jane Horrocks演唱得没有丝毫美感,完全是在喊叫出来,而且越到后面越使劲,最后的两句简直声嘶力竭拼尽气力,全身青筋毕露,几乎要虚脱的样子。Jane Horrocks的嗓音又哑又干涩,我听着很不舒服。虽然根据剧情,Sally最后的抉择十分痛苦,但我还是不太接受这样的演绎,未免overact了。

Fraulein Schneider与Herr Schultz的It Couldn’t Please Me More非常好玩,两位演员Sara Kestelman和George Raistrick的表演中规中矩,只是我嫌不够搞笑。我最喜欢的一场是订婚晚会上,宾客们齐唱纳粹赞歌,将本应是晚会主角的Fraulein Schneider与Herr Schultz排挤到一边,反客为主。这时Fraulein Schneider与Herr Schultz表现得如此无奈,忧心忡忡,同时成为局外人的还有Clifford与Sally,各自若有所思,似乎看到了充满隐忧的前景。

据说饰演Clifford Bradshaw的Adam Godley批评Johnny Depp演技差(Adam Godley在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中演龙套),真是太爽了。Johnny Depp好个屁,长得毫无特征,表演要么呆若木鸡,要么夸张做作,让他来主演电影版的Sweeney Todd,简直就是灾难,还不如让Ben Affleck来演。若是Cabaret重拍电影版的话,Clifford Bradshaw和Sally Bowles找Ewan McGregor和Renée Zellweger来演就最好不过了,而Fraulein Schneider还是找Judi Dench来演,Emcee也还是Alan Cumming的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