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作

今天早上已经签了合同,明天一早我就会到组里报到。我四年的写字楼生涯也就结束了,以后每天就是穿戴安全帽安全服安全鞋安全带,露天在修建中的货轮上工作。

前两天进行了公司一级和事业部二级的安全教育,报到后会有组里的三级安全教育。一级教育时,我们看的是各种事故的录像。造船是高危工业,厂里平均每年都会死几个工人,重大事故就不止这个数了。录像里满目都是血肉模糊或者已没了血肉的死尸,被几十吨铁链压成肉饼的几个女工,让我想起免治猪肉,这些尸体要用铁铲才能铲起。

第一天去我居然还穿ESPRIT,第二天我就换上了一条破得早已打算不再穿的牛仔裤,主要是因为牛仔裤屁股上的破洞能看到underwear。

一起上课的都是有队名的,例如泰山队,东悦队,津通队,我和他们都是劳务工,不过他们做的是重工业或者是其他技术方面,而我是质量检测员。这些工人大多是外省的,浓重乡音的普通话我勉强听到。有些已经在上班的,工作服上满是破洞与已经混和的油污和汗水。他们很多是老乡带到厂里工作,有些是有一定年纪的工作过的工人。也有半数是稚气未脱的小朋友,我瞄了一下他们填的表,18岁,24岁的不在少数。

之前我一直在为自己的处境而不开心,但是看到这些小朋友,我却突然感到极为痛心。十多岁的花季,没有在学校继续接受教育,而来到如此辛苦危险的重工业工厂。夏季接近40度的高温下,焊接和打磨的工人,要在露天的船体分段上工作。这些分段整个是用铁焊接而成的,最轻的也有60吨以上,被用脚手架架在工地。焊接的工人全身穿着保护服,带着保护头罩,拿着1300度高温的电焊枪,从分段中那些狗洞大小的孔钻到里面狭小的空间进行焊接。不要说在分段里,我在分段旁走过都已经要热晕了。出来的工人往往如同从海里捞出来一样,浑身湿透。而这又是一大危险,虽然电焊枪只是72伏电压,但因保护服汗湿而被电死的个案不在少数。

看到这些拿着低俗色情小说杂志来课室,课间就涌到课室外抽烟,脸上还如此稚气的小朋友,想到他们即将面对的工作,叫人如何不痛心。梁启超先生说:“少年智则国家智,少年强则国家强,少年独立则国家独立,少年自由则国家自由,少年进步则国家进步,少年雄于地球则国家雄于地球。”看到眼前这一代人,没有机会继续接受教育,尽管是愚民教育,无法放眼看外面的世界,尽管是被钳制的窗口,一个国家还有什么希望?就算不谈国家,国家的理解也有不同,就自身来说,这样劳碌地过一辈子有什么意义?

每天坐厂里的交通车下班,加上20分钟步行,都要到7点半才到家。途中会经过我的大学,让我无限伤感。新工作给我的种种压力,让我这几天都是在路上哭着回家的。其中也有部分是去世不久的姑婆的缘故,记得她还健康时,对我工作能在写字楼感到欣慰,而现在新工作给我的压力,恰恰同时亦是对老人愿望的辜负。尽管我十分不开心,但不过眼下能令其他人眉开眼笑就算了,反正我找不到自己人生的意义,就不浪费,顺从他人好了。

过去四年,大家都大呼小叫地喊我Simon,公司内,到外面,国外的,都习惯了。想着到了国营企业,再没机会崇洋媚外,当Jesus的第十门徒,会改称我小黄吧。没想到,食店老板,交通车司机,劈头就喊“师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