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周QC(内容更新)

又一周QC,这周因为跑了一堆人去试航,所以组里任务不算很重。

这周QC最为痛苦的就是噪声和爬脚手架了。

机舱内的噪声,特别是发电机的,不是一般的嘈,而是嘈得撕心裂肺的。胸口能明显感到被噪声震动,耳朵则早已嘈得感觉有液体流出来似的。就算是多严重的消化不良,到发电机旁边嘈一下,都要被嘈得屁滚尿流。到停机那一下,耳朵有点像飞机降落后压力不平衡的感觉,伴着嗡嗡耳鸣。

我有点畏高,但心里不怕,也拼了命上。七层楼深的货舱,从旁边搭着的脚手架往下爬,有些地方梯级不是连着的,而是隔了几层架空的脚手架。我笨手笨脚的伸脚去踩下面隔着的梯级,却够不着,弄得我胆战心惊。畏高不是说脚一下子就软,而是爬的过程中,双脚开始发硬不听使唤,动不起来。等爬完了,过一会儿,双脚开始发痛,痛得我接着上下一般楼梯都站不稳。到下班回家,我才发现自己脚软了。走路不会有感觉,但是抬脚的话便软得站不稳,平时步行回家的路程也只好坐车了。在车后门的梯级,我也一下站不稳,差点跌倒。

爬货舱脚手架下来后回到办公室,我才发现连体工作服全身都湿透了。我从未想过,这种湿透的情况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之前看见别人像从海里捞上来,觉得十分夸张,没想到,我也有这一天。

除了上述两种难以避免的环境外,还有一个非常难受的是重燃油的气味。机舱内都弥漫着重燃油的气味,很快就能习惯。但是周一那天,我经过打开了舱盖的重燃油舱,那种浓烈的气味简直让人无法呼吸。我离着一米的距离,施工人员还拖了风管对内吹风,但我仍窒息得立即转头想吐。那种浓烈的气味,简直要把气管和肺都要烧掉似。

非常惊心的是,技术人员仍然要进入重燃油舱工作。从旁经过已如此,何况到里面。那个小伙子全身已穿着厚厚的工作服,外面还要再套上雨衣般的塑料白色连体保护服,保护服连着帽子。然后脸上先戴上一个白色棉布口罩,再戴上一个空气过滤口罩,全身只露出两只眼睛,但到了里面,肯定仍无法完全隔绝浓烈的气味。如此闷热恶劣的环境,看着这些年纪比我小的小朋友干这些活,让我十分痛心。使我质疑,在天河北舒适的办公室内的那堆丑陋饭桶,凭什么薪水高过这些真正辛劳工作的工人阶级。

难怪,当哲古华拉看到南美大陆上受压迫的弱势工人阶级时,内心会燃烧起革命的烈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