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行(335)

第一天

晚了起床,还说要和平时一样早起。不过还是挺早,七点多就出门了。很少在这个时间走七中(我以前的高中)的方向,居然塞车了。一看,原来整条马路上的小车,面包车,四驱车,的士,送的都是学生。绝没夸张,整条马路没看到一辆车不是送子女的。尤其是小车,每辆里面都只坐一个学生,如此浪费资源怎能不塞。

我不喜欢到火车站,太多的在社会底层的人,双眼空洞,如同没有灵魂般麻木。

火车沿线一片凋败破落荒凉萧条,与坐车在广州周边繁荣的工业市镇截然不同。这个时节,往上海的多是出差公务参展之类,一车互相认识不认识的人都在聊业务,吹得天花乱坠。

下午差不多三点的时候到了衡阳,感觉冷了。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大陆内部,但一直躺在车厢,感觉没走多远。

幸好这次共五个人去,要不然不懂打麻将的我要被人抱怨了,现在我则可以偷闲独自躺在床上发呆。虽然有点无聊,但乐得私人空间。

第二天

凌晨四点多起来洗刷完又睡下,列车六点多到站上海南。上海南站装修挺漂亮,给初到步的我第一印象不错。

出站乘出租到宾馆,天还没亮。一个城市最美的时候就是凌晨,悄然无声,高耸庞大的建筑物都寂静地只亮着一点光,显出干净的轮廓,熟睡得如此安静。

BTW,沿途还经过了CSSC,中国船级社。

没到七点,就已经到达宾馆check in了。七点多吃过早餐,问过接待厂,今天还没安排,我们就先出去逛了。只消三小时,就草草逛完东方明珠,南京路,外滩,城隍庙,完成大路货任务。期间我没作任何消费,没买任何纪念品。

早晨九点多,天色仍灰蒙蒙,东方明珠一点看头也没有。四周斑马线都没有红绿灯,害脚伤的我跳着过。过了外滩,太阳出来了,红玻璃反射着阳光,东方明珠才熠熠生辉。外滩等于是广州长堤的延长版,外滩马路上一只白猫被车轮辗得碎肉四溅。而南京路,则相当于广州的北京路。至于城隍庙,就太让我失望了,全是店铺,没有什么可观性,根本就是专赚游客钱的地方,没意思。广州陈家祠我没去过,就我去过的佛山祖庙,不知比城隍庙好多少倍。

晚饭接待厂销售人员小请了一下,有大闸蟹配黄酒,蟹不是正宗的阳澄湖,黄酒我破例小喝了半杯,叫石库门,忘了是红标还是黑标,感觉还可以。菜感觉色香味都一般,庐鱼不及广府清蒸,混沌不如广府云吞,核桃酥还可以,不过还是比不上现在越来越精刁的广府点心。

晚上在宾馆,通宵都能听到隔壁沪东造船厂区门吊运作时的警报声。但我还是睡得不错,总比睡得我腰痛的火车窄卧铺强。

ph20071129074943.jpg

造船厂区的门吊和塔吊

ph20071129074915.jpg

01年在提升装配时倒塌,压死三十多个教授博士后研究生的600吨门吊(现在有两个600吨门吊了)

第三天

在沪$东$重$工呆了一天,中午在厂的食堂解决。虽然是船东船检服务厂家等级的自助餐,不过真的不好吃。看工人吃的就更恐怖了,一盘白饭,都就只配一只脏兮兮的铅盆装着的似乎是粉丝煮的汤来吃。

晚上厂方请我们到邵记传菜,出品一般,可能是因为口味不合。有一些并不是上海菜,例如粤菜川菜中西合璧之类,就做得不好了,爱吃川菜的德国船东大呼不够辣。最差的还是服务生,服务不足还摆臭脸,弄得领导有点不快。

ph20071128124131.jpg

主机曲轴、飞轮

ph20071128133803.jpg

几层楼高的主机

第四天

又在厂里呆了大半天,下午两点多才脱身。换了衣服,便坐公车到陆家嘴,然后换地铁去了人民广场。一路看了上海美馆,大剧院画廊,上海大剧院,市府,还有城市规划展示馆,当然,都只是在外面看。比较奇怪的是,居然规划还专门建一个展馆来给游客看,刚好就有一队瑞士旅游团出来,老头在路边的树干敲烟斗。步行最后到达福州路的书城和外文书店。

严重失望,大剧院售票厅,书城,外文书店的进口唱片品种和数量都少得屈指可数,而且价格简直是翻倍。连广州的省音像衰落时期也不如。

上海的建筑物的确漂亮,新的幢幢高楼大厦的外观都标新立异,似乎在互相攀比新奇的造型设计。旧的很有外国风情,装饰花巧。这些众多的建筑物让我眼花缭乱,有时间的话真要看上一天。

没见到一个网友,不过听了jeanne和lynette的声音。原来上海女生的声音都是一个标准,和移了民的兔子一样,不管燕瘦环肥,说起话来一律都很好听。在KFC时,一个女生用很好听的声线,非常礼貌温柔地问我:“打扰了,请问这里有人坐吗?”我没抬头看她,摇摇头,她便道谢坐下。等我走的时候,一瞥。。。。。。不过,这几天在上海,逛的两次街,都看到有妇女顾客跟售货员吵架。坐公车时,又有不懂礼让的妇女,滋扰他人还抢座位。

本想吃些什么上海特色食物,等着吃爱断说lynette请的很好吃的上海生煎,没想到lynette当天开会来不了。请jeanne介绍,却给我介绍意式餐厅,而且我走远了,便节俭地吃KFC。

在人民广场吃KFC,顺看了一下那里的mall,那些国际名牌真够厉害,以前仅听闻过的,在这里都有专卖。上海的男生似乎也特喜欢穿名牌的西装长外套,广州天气过来的我看起来觉得挺古怪的。这边路上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前卫装扮老外,也是广州不能见的。

吃完就按原路折返了,没想到地铁和公车拥挤得那么厉害。公车尚可理解,但地铁挤得上不去,就太恐怖了。比较不喜欢的是地铁刷卡没声音提示,公车没下车铃按钮,也可能是我都没留意吧。还有就是公车站没明显的大字号站名牌,毕竟车上靠人工控制的报站错漏难免,有时经过想看一看是什么站都不行。倒是看到站牌写了不少远景目标,怎样高科技多功能,都是不实用的白搭。

挤公交回到远在高桥的宾馆,洗过澡便收拾行李了。

第五天

一早下到宾馆大堂拿早餐票,看到搞清洁的大婶慌慌张张地在大堂跑来跑去,跟经理大呼小叫着什么,不过我们听不懂上海话。在餐厅吃过早餐后走过大堂,就看到有警车停在宾馆门外了。后来才知道,七楼死了个老外,躺在电梯外的走廊地上。同去的师傅对我们说,以后过来,坚决不要住七楼。

ph20071130085709.jpg

南站出发候车厅顶

到上海南站乘火车回广州北站,一路无事。这次的铺位靠近插座,我便肆无忌惮地冲着电用手机上MSN聊天和写日记和听sanda录的Chess LA concert。

第六天

四点半醒来,火车已调头了,洗刷完回铺位刚坐下,预设的5:15闹钟才响。7点到站,不到8点到家。

来回共四十多小时的火车,都靠泡面打发,这次上海之行,让我添了三粒暗疮。

One thought on “上海行(335)

  1. yajun says:

    等我走的时候,一瞥。。。。。。
    ————————
    好奇这里的省略号里省略了什么内容。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