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参与试航

第二次参与试航,亦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试航(电气部份)。

1月31号,第一天,早上9点便由拖轮拖离码头并掉头,开始往珠江口出发。

ph20080131090854.jpg

拖轮将我们的船拖到江心并掉头

中午便开始校电罗经,午饭后到达桂山岛海域,开始校磁罗经,一切都似乎很顺利。没想到校磁罗经中途,下午三点多,就听说要停主机了,我心里不断祈祷这只是例行的检修,结果是透平漏油。到机舱集控室看,停车时又发现车钟错误,集控室和驾驶室的车钟差了两档,什么破烂货。看老轨的航行日志,发现启航的时候开始,舵机就一直在漏油。

下午5点,起锚,主机暂时只能跑慢速,没想到船艏那边起锚的工人在对讲机那边说锚头没有了。太意外了,在桥楼上的人都不相信,以为听不清,以为是说是锚球没有了(抛锚时挂在船头的标志)。结果是左边的锚掉到海里,起锚的时候没有了,只剩下锚链。原因是梢漏焊,传出去给其他船厂知道,要笑死人了。

第一天出现的问题还有管路漏水,发电机调速器故障。晚上做了艏侧推试验,完成后在桥楼撞伤了膝盖。半夜继续做了雷达盲区试验。

2月1号,第二天,把能做的试验都做了,断电,自动舵,阴极保护防海生物,其他试验都需要动车不能做。下午轮机做压载效用,打水的时候,五号货舱打不了水,发现居然是边舱人孔盖没有盖,使货舱浸了一米五的水。居然人孔盖也忘记盖,又是传出去要被人家笑话死的低级错误。

半夜11点12点左右,日本透平厂家坐拖轮登船,连夜检修透平。拖轮同时带了一个锚过来,不过晚上视野不好,而且风浪很大,拖轮便先到附近的岛屿避风了。

这天读完了圣经的创世纪,原来约瑟与神奇彩衣便是创世纪的大结局。

2月2号,第三天,拖轮从7点半开始便尝试靠过来,但是风浪太大,抛得拖轮在海浪中跳上跳下,海浪还不断打上拖轮的甲板,大风大雨,我在桥楼往下看,挺有观赏性。

ph20080202084805.jpg

锚头重达7.8吨,放在拖轮船头,拖轮的船艉便全翘出水面了,绝大部份时间,舵都是离开水面的,真不知它是怎样摆舵过来的。

img_3143.jpg

将锚链放下到拖轮上装锚头

img_3154.jpg

img_3159.jpg

img_3160.jpg

img_3161.jpg

一直到9点多,才装好锚。10点,拖轮要走了,完成试验的厂家也跟拖轮走了,轮机的QC实习生买了5号回家的票,便也跟拖轮走了。小日本连夜修改了透平的回油管路,却坚持要将新焊接的管路先运油,船上没有运油的条件,亦只好跟随拖轮一并送回厂运油。晚上领导开会后过来说,这次最顺利也要4号深夜才能返航,那基本上是5号才能回家了,领导还叫我们不要泄气。泄气当然不会,不过可能会有其他别的什么。

一日无事,继续看出埃及纪,摩西的故事和电影中看的大不一样,电影中的美化,浪漫,等的艺术加工太多了。

2月3号,第四天,亦是滞留在桂山岛锚地的第三天。我暂时仍能坚持七点多起床,一连下了几晚雨,今天早上居然出太阳了,不过外面海风仍是很大很冷。吃早餐的时候,拖轮又来了,把运油后的管路送回来,并送来食物补给。

中午12点起锚,12点半终于动主机,开向公海。半睡半醒一个下午,5点起来看,船又停回了锚地。领导船东接船船员厂家全在机舱,油仍漏,而且仍查不出哪里漏。最后拆出绝缘,里面一包油,解释是码头建造时,漏油后没有更换绝缘的残油。领导希望摆平船东,继续试验,船东不语。5点半吃了一点饭,6点一刻又通知起锚动主机了。7点将近三刻终于通知VIT跑合,并预计凌晨3点开始测速试验。这个时间,叫我怎么睡得着来准备3点的计程仪测深仪。

2月4号,第五日,半夜1点被领导电话叫醒,说要做测速试验。整晚都难以入眠,刚睡着便被吵醒,挣扎起来人都晕晕的。跑上跑下,把设计室船东船员总指挥都叫醒,结果机舱却还在自己跑负荷,不能做测速。向船东解释道歉,被骂个半死,幸好叫醒他们的不是我。一肚子气回房间睡觉,终于睡着,3点电话又来了,但没领导指示我又继续睡下,直到桥楼打电话来说总指挥已经到位了,才吓得赶紧爬起来。

说是3点,实际等到4点多才开始试验。从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一直做到天际泛白,可惜要赶着下一个试验,不能等看海上日出。

摇摇晃晃从桥楼下来,饿得困得不行了,还没有早餐,回房间啃了两条巧克力威化,之前从来都发现是如此难吃,发誓回家后再也不吃这种巧克力威化了。刚躺下,指挥又找我爬上桥楼,原来是主机厂家要数据,靠,那些数据又不是我记的,啥都找我啊。船体QC刚睡下,我不好意思叫他拿上来,又自己爬下去拿,又爬上桥楼给厂家,几乎被折腾死了。

下来的时候吃了点早餐,稀如清水的粥,8点半就赶紧回房间睡一下。结果也是一直睡不着,9点半又通知做无人机舱。因为2号风机故障只能抽风不能送风的问题,船东又和领导白扯了十几二十分钟,十点多才开始UMS。结果报警不断来,取消。继续主机负荷的项目到12点,船东船检就去吃饭了。饭后在桥楼做急停,一直失败到两点,才去改做抛锚。抛锚回来做操舵,结果主机故障,等到将近5点才开始。做完操舵趁他们做回转赶紧吃晚饭。晚饭后说做主机遥控,结果主机又有问题,又拖了一下才重新开始,先重做急停,接着做了很长时间的主机遥控,在两翼吹风吹得我喉咙马上咳嗽。再接着做了一下应急操车,打算接着重做无人机舱的时候,船东又发难,不同意主机的状态,结果又和领导扯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开始UMS。这一做就要到凌晨两点了,相当于我这24个小时几乎没有停下来休息过。

之前在桥楼做主机遥控的时候,听领导说明天请的是6点的引水,那下船该7点多了。

2月5号,第六日。UMS中途一坐下便不断打瞌睡,最后终于有惊无险地完成。回房间时经过艉楼甲板的厨房,看到夜宵的豆沙饼还在,饿了一晚的我抓起两个就啃。睡下时已经两点半了。

虽然设定了6点的闹钟,还是快7点才醒来。看看天已经亮了,船已经驶入平稳的内河,便赶紧洗刷,到艏部补抄了几个马达铭牌,马上补给船东。

9点多回到厂码头,不过因为水位不够,只能泊在外面的二泊位,明天再移船。

靠码头时的喜悦,这时我真能切身体会到海员上岸时的心情了。回到广州,感觉天气比船上冷很多,虽然没离开前的那几天冷,但在船上室内都有二十多度,甲板上也不会这样冰。还有就是离开了一周,到处都洋溢着春节气氛,建筑物都做了春节装饰,大街小巷也满是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