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命名晚宴

昨天终于交了船,而前天晚上,船东请厂里的主要负责人员在花园酒店出席预命名晚宴。

晚宴在二楼的一个大厅内举行,约有近50人参加,吃的是全套西餐。共五席,10人一席,坐得十分拥挤,和这些上级领导老板吃起来也不自在。据说在花酒这样一客全套西餐价格不菲,厂里有三人缺席,没有提早知会船东秘书,结果船东组长过来责备了秘书两回。BTW,船东组长是印度人,不是犹太人。

入座时面包已经摆好,因为是摆在每人左手边,没有和座位正对,结果导致有缺一份的误会,扰攘了一会。面包不是那种可以用手掰的松软餐包,而是三个硬得如石头般的或圆或方包子,用刀也难以切开。接着上的是蟹柳沙律,再接着上的是龙虾干邑汤。喝汤的时候大家才隐约意识到,面包是要配汤吃。但是由于7点才入席,大家都饥肠辘辘,而且上菜间隔不短,难以啃得动的面包都早被大家填到肚子里了。龙虾干邑汤十分咸,而且味道略苦,很重的烧焦味道。市场部的女士直接问侍应,为何味道如此苦涩。侍应略带自豪地回答,龙虾就是这样的味道,另外制作的时候有将虾壳磨粉加入到汤内。同时还介绍了一下,必须是规定产区的白兰地才能被称为干邑。咱们不领情,几乎没有人把那一小碗汤喝完,都是喝了几勺便让侍应收走。

我心里想,这些侍应老接触如此狼狈的就餐国人,不知有何想法。

主食终于上来了,女士要的大多是斑(鱼),我的是牛排。似乎鱼排并不好吃,见他们都没有吃完的。不过里面的怪异伴菜不少,名字听都没听过,那位女士又捉住侍应一样一样伴菜地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牛排我觉得并不怎样,同是八成熟,少汁口感粗糙,比有广州大排挡之称的绿茵阁差多了。

主食差不多的时候,船东组长和老板就上台发言了,长篇大论,连广州的GDP都谈到了。还有就是教母发言。每艘船都像孩子,有一位教母,并由教母给船命名,教母通常是船东夫人或是有名望的女士。教母发言主要提到之前在London的博物馆与女友过了一个中国年,这几天又在广州游览了不少风光,接着期待着过几天与船东家庭的假期旅游。我想想船厂里,那些艰辛工作得麻木的一线工人,再对比这些资本家,不难想像为什么历史上有那么多人在接触工人阶级后成为革命者。

将近40分钟的发言和对领导逐一点名上台颁发奖品后,终于迎来了甜品,黑森林伴水果。水果是两薄片芒果,两薄片奇异果,一颗车厘子。最后饮品茶或咖啡,我和大部分人一样,要了茶。

晚餐喝的红酒是澳洲的布朗兄弟,十分可口,有时间找找看市面有卖否。第二天听说大家晚上回去后,都去找夜宵吃了。。。

补一张照片,月初试航回到码头时,同事Garry拍的。

photo-145.jpg

那个窗口里的是我,我和部门的其他人住在B甲板的水手长间。相片里是两条船,重叠了在一起。靠近码头蓝色船身的是建造中的挖泥船,我们的集装箱船在二泊位,灰色船身白色上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