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肉及其他

记得前段时间部门聚餐,吃了阔别二十多年的狗肉。那时是在露天的鱼塘边大排挡,坐得挤挤的,大家闹哄哄地高声说笑,可怜几块小肉刚下锅,一伙饥肠辘辘的壮男便风卷残席一扫而光。尝得一两块号称的狗肉,感觉只有粗糙的肉渣与浓浓的调味料。

今晚老妈煮菜时特意问我觉得香不香,我说没感觉。吃饭时看到一锅疑似羊肉,尝了一块,觉得味道有点怪,一点也不香,而且软绵绵的。老妈问我有没吃出是什么,我说不会是狗肉吧?老妈说没错,今天跟对面楼的肥师奶一起去买的。我突然觉得有点食不下咽,老妈十分用心地伴着我最爱吃的支竹一起煮,还有马蹄,但我只感到一丝丝的不忍心,但又不好说不吃而伤了老妈的感情。为了尽快了结,我使劲地拼命吃,当夹起锅底最后一块肉时,我对老妈说,以后别再买了。

我想,这跟物种的智商有关。当一种动物的智商达到能与人类情感交流的程度,人便难以将其当作食物,否则有残杀吃掉同类或朋友的感觉。看回以前的照片,老妈有时会提起年轻时养鸡的经历,提到那些从小养大的鸡多么有灵性,懂得跟着主人走,懂得按时回到床底下休憩。但这个故事是我从小到大都最怕听的故事,我永远都不敢问也不敢想,在故事的结尾,这些那么通人性的鸡的下场是怎样的。

关于工作

的确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喜欢现在的工作,即使是现在,我仍时不时很抗拒。曾经在失业的时候,chalice介绍我到他即将离职的IT公司interview。不大不小的公司,占据了写字楼的半层,里面像网吧摆满了电脑,年轻人都寂静无声地坐在电脑前工作。四周望了一下,瞄到chalice与几个人坐在一间玻璃墙隔开的房间内,其中一个河马样的男人应该是那个房间的上司。chalice与这些人亦一律坐在电脑前,没有任何人屁股离开座位,也没有任何人与其他人作言语的交流。chalice隔着玻璃墙看到我,只在座位扭头猥琐地笑笑算是给我打个招呼。现在想来,要是在如此没有自由度的环境工作,不消30分钟,我肯定要睡着。而我现在的工作环境,在办公室能随意走动,大声谈笑。不想呆在办公室的话,可以往任意一条船上跑,那也是工作,巡查质量。不过,大部分时间还是在船上忙,但在船上也十分自由,可以跟工人或是工程师打打闹闹。比起来,工作环境的危险性比坐办公室高很多,但起码不会在弥漫着打磨尘埃与烧焊火割浓烟的狭窄的舱内钻人孔时打瞌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