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借口

办公室的小朋友开始对我是不是办公室内唯一一个处男而感兴趣。我不知这些80后所成长的年代是如何,记得我小学一年级时,因与同桌的女班长嬉闹,而被班主任叫到课室外批评,我哭着提着书包被立即调换了座位。班主任还写了纸条让我带回给家长,于是那种纸条的折法我很快便学会了。我一到家,便被开心地告知晚饭吃菠萝炒鸡,这道菜跟我妈那时的喜悦我一辈子都记得。在那个没啥好东西吃的年代,这是一道多么稀罕多么让我期盼得流口水的菜。这时,我却拿出了班主任告状的纸条。家人虽没有多严厉地责骂我,但跟我说那样的行为被称为“作风不好”。

插一件挫事笑话。还是小学一、二年级时,美术科期末考,我画的是城堡前的湖,湖边石头上坐了美人鱼。我没想到美人鱼的胸前是两片我现在最爱吃的大扇贝,便直接给画了两道弧线,就跟筋肉人的胸肌一般。结果家长会所有同学的画都被挂了出来,唯独我找呀找呀硬是没找到我那幅。

所有人都对我的婚事着急,甚至连朋友同事都不时关注。我始终不明白为何要为了结婚而去结婚,若是没遇上天赐的另一半,而为了动物本能跟社会责任而去结婚,为了完成普通人的人生历程而去结婚,貌合神离,为家人儿女等种种责任甚至利益而被牵制在一起,那样太现实太没意思。最终会是最知心忠诚的人吗,会是终生互相关心照顾的人吗。我并不是否定真心的存在,只是我没遇到。若是遇不到,又何必去强求而让自己一辈子隐隐不快。

这是我的底线,我不愿欺骗任何人,宁可选择回避不说,选择放弃不干。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