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纪念堂,鸣芝声剧团,帝女花

昨晚在中山纪念堂观看了香港鸣芝声剧团所演出的帝女花。

比较奇怪为何这次会来穗演出,看看不低的票价,看看稀稀拉拉的上座率。不过想想粤剧市场除了港澳与东南亚,就只剩下广州及其周边地区了,再加上唐滌生先生的剧本版权似乎快满50年到期了。综合种种,来穗演出也合情理。

评论就不多说了,只说一点感想和一些花絮。

感想是,唐滌生先生的词过了几十年,听来还是那么的华丽精致,让人赞叹。如此之境界,后无来者。若说粤剧已死,那唐滌生先生让粤剧死在了最顶峰之上,使后世亦不必为粤剧之死而感到惋惜。

花絮是,当晚吴美英的mic一开场就出问题没有声音,结果演了一会儿马上落幕暂停,调整了好一会儿才重新从头重演。以致一些迟到近半小时才进场的观众大模尸样地边走边说:还没开场嘛。不过这支mic一直到最后还是偶尔出状况没有声音。另外还是吴美英,在香夭中疑似跌倒,香港fans club立马鼓掌,让我等不了解内情的人还以为吴美英做的是一个高难度动作。当晚观众的主力都是来自香港fans club,每次盖鸣晖出场,必定响起热烈的掌声。

这次演出大的删节删了乞尸,小的删节删了庵遇的后半部分,再有其他删节我没怎仔细留意。刚好香劫之后我去了下洗手间,回来就演庵遇了,还开玩笑说就一会儿就乞完尸了。演唱除了两位主角,其他的都比较一般般,没什么感觉,可能是因为我对任白版录音的感觉根深蒂固。一两处的爆肚台词还算搞笑。布景虽然简单,但色彩不错,挺有中式的优雅,不显简陋。在相认与迎凤两节,还能看到动态的湖面背景波光粼粼。演出是有乐师现场演奏的,不是放录音带,可以感受到现场锣鼓的超级震撼,把观众的所有喧哗都压了下去,这点是西洋歌剧所不能与国人比拟的。能总结看大戏观众的特点:高声谈话,随时进场退场,啃瓜子,大葵扇,抠脚趾。这叫素质?还是说是气氛?

说等了一晚就是为了十来分钟的香夭,是开玩笑,但若全剧演得不够出彩,那重心就只能落在了香夭上。当晚的香夭简直是每隔几秒就一个动作造型,相比起来,剧子前面几节便显得不够花心思。本来没有金童玉女的开场,香夭结尾亦没有了金童玉女的结尾,驸马公主刚唱完最后一句pose还没摆定,幕便匆匆降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