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纪念堂,鸣芝声剧团,新紫钗记

昨晚再接再厉,在中山纪念堂观看了鸣芝声剧团上演的新紫钗记。

何为“新”紫钗记,之前盖鸣晖向媒体讲解,春江花月夜的主题将会贯穿全剧。但我并没留意塞进了多少遍春江花月夜,似乎是落幕换景时偶尔用了。

而最大的“新”处,便是删掉了花院盟香!若说,帝女花删掉乞尸尚可原谅,没了梁醒波波叔的乞尸,也没什么意义了。就如托斯卡尼尼在图兰朵首演时终止在柳儿自杀后,谓之大师已死。但花院盟香这么重要的一节被活生生删掉,实在是孰不可忍。

要说5号晚上吴美英的mic出状况引起了一阵嘘声,那6号晚当幕布升起,出现的是杨关折柳的场景,所引起的就是一阵骚动了。本来第一幕街灯拾翠后落幕换景时,字幕打出的是花“苑”盟香。但几分钟后便换成了杨关折柳,当时还以为是字幕出了状况,没在意。谁料幕布升起,的确是杨关折柳。连坐在我附近的大妈都鼓噪,为何没了花院盟香,大妈的友人则苦笑答曰:人家是新紫钗记,新编所以不同。杨关折柳一大段的先由李益说韦夏卿为何不来,接着又一大段的由霍小玉说她老母为何不来,霍小玉一句“我阿妈话”再次引得大妈们一阵笑场。

我不清楚到底是为何将花院盟香删掉,为何字幕却出现了。若9月鸣芝声剧团在香港演出新紫钗记,又有这一段的话,那就是不尊重内地观众。

盟心句是紫钗记的中心,没了盟心句,剑合钗圆以何为凭据?还好,没有新编我最爱的再世红梅记。唐滌生先生的戏所达到的完美,后人所能做的修改就只能是生硬删节了罢。

小花絮是,节镇宣恩中李益与霍小玉是由卢太尉与卢太尉女儿两边拖着行礼的,卢太尉女儿则不情愿得在跺脚。吴美英的mic是晚仍有无声的状况。

我觉得内地观众真的是很宽容,即便是观众素质不怎样,嘈杂非常。5号mic出状况,6号严重删节,内地观众都是逆来顺受。如演出方在演出中不停强调的版权问题,原版的任白三宝的确不多在内地演出。5号帝女花不排除有一部分人是因为香夭之名声而凑热闹,而6号的紫钗记明显的多是好戏之人,不管大妈大伯还是妙龄女郎,都对剧情了如指掌。而柱着拐杖需人搀扶的长辈亦不在少数,我也曾有这样的长辈,春节时敬老院会请来戏班演戏。若让长辈失望,我会感到心痛。两晚的上座率如此,却不见有长者优惠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