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被迫去了

没啥借口,还是去了表弟婚宴。

到了亲戚家,得知加国的表妹因为工作所以没能回来参加。本以为我上文提及的优异表妹没回国,我就能轻松点,但我错了。

午饭后我在沙发上假寐,听亲戚在旁边高声闲聊。

表妹母亲说:我这身衣服漂亮吧,呵呵呵呵,我哪里有钱买,呵呵呵呵,我女儿在加拿大给我买的,呵呵呵呵~

我立即无语,她住的是几百万的豪宅,家里名车好几辆,LV的包包随便十几个,没钱买衣服这也太谦虚了。

表妹母亲说:唉,我女儿男朋友不行啊,人是很好,但太大方了,花钱太随便。我在加拿大的时候,那天说拖把不好用,第二天他就买了个上百加币最好的拖把给我。听我老公聊起相机,立刻就买了相机过来。听我老公说买了新车,马上给我们送来整套洗车工具。知道我们中国人喜欢熊胆熊掌,第二天就带我们去宰他朋友捉到的两只小熊仔,我叫女儿拿剪刀去剪熊掌呀。

嗯,那个,据表妹母亲补充说,加国每年有10天可以合法随意杀熊。

表妹母亲说:我女儿这个学期在大学教五个班,工资很高很高的,有六千加币。当时她导师推荐她去做这份大学经济学老师工作,恰好移民局又想聘她去工作,但两边都不能part time,两份工作只能挑一份,搞得她那天很不开心啊,唉。

啧啧,看看人家,再反省一下我自己这觉悟。我还在为找不到工作而不开心,人家早已在为不知挑哪一份工作而非常不开心了,让我情何以堪。

一直装没听见,没对表妹母亲回以任何惊讶赞叹表情,一言不发的我终于被发现了。表妹母亲问:“你一个月工资多少啊?”我如实相告。表妹母亲立即来劲了:那么低工资啊!我们商店招的员工一般都是三千多,还没算上提成,不过我们那都不招大学生的。

唔。。。我可啥都没说,虽然我是个破落的大学生,但绝没垂涎她那的高薪。这段时间我还一直想换一份工资少点也无所谓的工作,没想到我现在拿的工资就已经低得被鄙视了。

因为实在太自卑了,前一天晚上也加班到差不多11点才回到家洗澡吃饭,所以基本都在装疲惫,对各位亲戚所期望得到的奉迎一概不给力。惹得表弟母亲看不过眼,训起来:加班到10点就受不了啊?我们做帐到晚上10点下班还去巡一遍工厂,以前穷买不起考勤机,早上7点站在厂门口监督工人来上班。你是表哥,还不快去给客人领座位!

女方父亲在军中高位,女家一边的饭桌牌子上全写着战友,公安,XX局之类的。女方父亲致辞时完全就是那种召开代表大会时介绍莅临领导的方式:XX局XX局长,边检XX长,XX人民XX长,末了,还带出迎亚运主题。

表弟的伴郎多是他band队的成员,自然造型各异,无统一着装,都是非主流打扮。

有点遗憾的是,婚宴在野生动物园内的酒店举行,却没安排什么狮子白老虎呀,鳄鱼非洲象呀,狒狒黑猩猩呀来中场表演,只在酒店大堂有几只长颈鹿标本,从阳具一直剖开到喉咙的的缝线口看得人心寒。

任何事都无十全十美,以上说的只是白璧微瑕,婚宴总体来说是圆满顺利的。

这个,婚礼仪式桌上中间,那根看上去粘糊糊的肉色巨棒,有神马象征意义吗?

长颈鹿的肚皮缝口,忘了拍长颈鹿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