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不开心,又被击败了

又被抑郁击败了,很不开心,很压抑,无从发泄。

昨晚铿锵集讲抑郁症,医生说很多患者身边的家人朋友认为只要劝患者不要想太多就行了,但事实上抑郁症患者没办法不去多想。朋友对我讲得最多的也是叫我不要想太多,但就我自己来说,思想就像奔流的河水,无法抑制。只要稍受外界影响,头脑就会条件反射地涌出无限多的想法。偶尔还会出现自己强迫自己去想一些可怖的情景,例如濒临死亡的痛苦过程,把自己逼得崩溃。还有当自己过于抑郁的时候,也无法不去不想,只能不断地想来去开导自己,让自己不要往抑郁的深渊里去。

不得不承认,即使我很不愿面对,终究我是第二次遇上包裹寄失了,不包括有一次后来从其他途径另外买到。5年前寄失的是冰岛Evita,5年后这次寄失的是美国巡回日落大道,都是难以重求的孤品。而且寄失让本来就罕有的物品无端再被削减存世数量,更让我心痛。那些什么refund,我根本就不在乎,我只要我的碟。

或许是因为我生活的寄托过于单一,就只有收集唱片一样。每天等待将有可能收到的包裹,使我对明天仍存在一丝希望,让我有继续生活下去的动力。可是总有那么不可靠的时候,我的生活就剩这么一点寄托了,发生这样的状况,让我再去找什么来安抚这边所受的伤痛,没了。即使是朋友,他们对我的逐渐冷淡,让我开始对他们失去信心,不再相信谁还能认真看待我的痛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