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去看了精神科

上周五下班便想着周一不要上班,周二不要上班,最好周三也不要上班。这算是面对困难时的逃避,但我对自己的说法是,不想把时间和精力白白浪费在那些没意义的事情上,明知没结果,倒不如留在家里好好研读一下excel vba。事实结果,今天我负责的工作被停下了,同事直接说不行就没去跟进。要是换了我,肯定会硬着头皮,作一番无谓的努力,最终面对早已确定的失败而对人愧疚对己自责。

然后,想了很久,独自坐brt回家的路上,猛地想到,干嘛不趁此机会去看病。插曲,周六早上10点半在网上下单买了台上网本,下午3点收到,看着工资条和享受着购物的快感,又让我犹豫了。周六晚上我就跟家人说,我要去看病,抑郁症。看得出家母是很抗拒,不能接受,嚷嚷着:看什么看。倒是家父很卖劲地帮忙选医院挑医生预约挂号。

虽然有点忐忑不安,但是去就诊也算是一个解脱,解决掉心中的一个犹豫不决,了了一桩心事。但是因此又产生了新的疑虑,不断在想自己是为了逃避现实而暗示自己抑郁,还是自己过于懦弱而将困难放大,抑或是真的抑郁呢。不知诊治时的心理测验题有无把这些可能性考虑进去,还是检验内分泌来得可靠。

精神心理科开诊时间是下午,早早到了,第一个坐下。这里不像电视那样有什么舒服的躺椅,跟一般门诊一样,医生桌子旁边一张凳子坐下。也没有电视那样被心理医师引导得痛哭泪流,出门时家母特意让我带上的纸巾压根儿没开包。医生用怪叔叔的微微笑,看着我温柔地问:“怎么了?”正说着,怪叔叔医生突然起身,在一旁的桌子抽出一大张面巾纸,我心里一惊,难道怪叔叔要发动攻势了,我马上摆出革命先辈宁死不招的架势,谁知只见怪叔叔医生懒洋洋地用面巾纸把桌面上午饭的油渍轻轻擦去,边慢悠悠地对我说:“继续说,继续说。”据说脑袋空白一片也是抑郁的一种症状,恰巧这时我便犯了,之前想好的很多,都没再有说出来的冲动。很快,医生便写好了诊断结果:持续数月抑郁。让我去交钱抽血和做脑电图。

交钱可是吓一跳,抽血,脑电图,心理测验,加起来费用是四百多块。

抽血,那个枕手臂的的垫子上再垫了两本检验单。检验单上血迹斑斑,吓得我目瞪口呆。估计抽血的阿姨看我这般,便把最面上的检验单撕掉一张,但是露出的下一张还是血迹斑斑,我继续作目瞪口呆状,但也只好把手臂枕到血迹之间了。

心理测验,靠,这个不就是之前我在网上做的那个SCL90吗,在医院做居然要收我两百多块,而且还是用纸笔做,医生再帮你输入电脑,这里还加收了我电脑做题费。接着做的强迫症测试题就太儿戏了,那个医生阿姨一点耐性也没有,坐在电脑前,我站在她旁边,电脑上的题目一览无遗。很快我就发现这套题是给医生的引导,询问病人,通过病人的反应来作出评价答题的,每道题目都有说明测试的目的意图和分值。结果是,医生阿姨简短地问我两句后就让我自己做,她去忙别的了。几句对话,21道题,能评价一个人的强迫症程度吗。不过,当然强迫如何个人自知,只是有时分不清是强迫还是完美主义罢。

脑电图预约了明天10点,医生嘱咐晚上要洗头,早上吃好早餐再去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