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美馆:关系,星海:马勒第六交响曲

虽然大学时修过交响乐欣赏,但感觉交响乐是种十分之高深的东西,而且,我对马勒没有丝毫的认识。购这场票,完全是在约莫估算了试航日期后,11号才在网上预定的。工作实在是太累了,晚上加班到9点多,回到家十点十一点才吃饭,饿得累得几乎爬不回家。零点过后才睡,早上五点半又起来赶上班,在船上脚都发软了。平日尚可坚持,试航那种一天工作26到27小时的强度,这样马不停蹄地接着干,肯定要把我干死。于是随便买了个票,作为借口,躲过这次试航。

省美馆,关系:中国当代艺术

也是很久没去省美馆了,下午三点多才到,离五点闭馆只一小时多,匆匆浏览。

安静的身体:用燃放过的鞭炮烟花外壳做的

知己:鸟笼内是镜子

布朗运动:脚手架铁管交叉连成,中间是一具具被铁管穿刺过的人体

不说作品的意图,就作品的组成来说,充斥整个大厅的庞大作品,如此复杂的连接,不知展出前后是如何地组装和拆卸。

观看之道,三件

星海,马勒:A小调第六交响曲

上座率很低,本来就不热门的演出,加之当晚下雨,人就更少了。由于只是为了躲试航,计划是来睡觉,因此买了F区的山顶。还好,只在第二乐章时因为中午没休息太累而小小瞌睡了一会儿。

第四乐章中,大锤子砸木箱的乐器?

指挥Hartmut Haenchen

雨夜中广州塔,晚上九点半,反射着城市的夜灯,天空显得十分光亮。

在省美馆时,看到一位男同学,很仔细地读大堂墙上的展出介绍,还拿着小笔记本,不时写下笔记。在观展过程中,不时遇见他一个人很安静地观看展品,或是阅读展刊。看完展览,我跟朋友到五羊新城吃晚饭,再折返省美馆旁的星海音乐厅。音乐会还没开始进场,便在星巴克旁的桌子坐下。没想到同一张桌子又遇见这位同学,还是一个人,很安静地坐着,看相机里的照片,拿出小笔记本看笔记。直到我们进场,他还是一个人坐在那里,我猜可能是在等朋友吧。待到散场,在车站等公交时,又再次见到他,一直上同一辆公交,这位同学还是独自一人。

这让我十分十分惭愧,回想将近十年前第一次到省美馆,还有第一次进入剧场,第一次到音乐厅,都是抱着什么的心理,猎奇,抑或是与朋友欢愉。每次到这些场合,我都像是赶着要完成任务那样,匆匆走过场,把那些稀奇古怪的,甚至是平凡无奇的事物都要一一拿相机拍下来。从来没想过像这位同学那样,认真地领会展览或演出的意图或内涵。每次到这些场合,我都是那样的嘻嘻哈哈,即使常常向往一个人的安静,却总耐不住寂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