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集癖是怨念,收藏品是浮云

电话磁卡,给sandy的生日礼物,1992年10月发行,发行量20000套。

sandy说喜欢收集电话卡,给我看了他收集的一些卡,在我眼里不过是些塑料片罢了。不过自小抱着纪念币被亲戚说是守财奴的我只会说是“塑料片”,不会说是“废塑料片”,因为无可否认的确有些印刷得挺精美,而且看在发行量稀有度等因素上,我也会觉得有收藏价值,只不过我对收集这个没兴趣罢了。

盛世古董,乱世黄金。很多这类藏品的价格都是由于闲置资金的炒作造成的,一旦资金撤离,接最后一棒的买家必定成为冤大头。这些电话磁卡就是个典型例子,磁卡使用后会被打孔,卡上没孔说明是没用过的全新卡,五张面值合共是210元,1992年当时的210元相当于现在没两千元也千把元了吧,但这套卡现在的市值却仅比面值稍高。

赵明诚与李清照两夫妻合写《金石录》,在《金石录后序》中李清照提到,赵明诚奔丧,借机将收藏的古物转移回家乡,以逃避北方的战乱:“既长物不能尽载,乃先去书之重大印本者,又去画之多幅者,又去古器之无款识者。后又去书之监本者,画之平常者,器之重大者。凡屡减去,尚载书十五车。”层层筛选,挑出贵重精品先行运走,居然还载了十五车。而李清照则留守青州,看守剩下占了十多间房子之多的古物,计划第二年春天运走,但当年十二月金兵攻陷青州,这些古物全化为灰烬。次年,赵明诚获得新的任命,需上朝见皇帝。在与李清照分别时,李清照忧心忡忡,问,假若时局变坏该如何是好?赵明诚答道:“从众。必不得已,先弃辎重,次衣被,次书册卷轴,次古器,独所谓宗器者。可自负抱,与身俱存亡,勿忘也。”连逃难时丢弃随身物品也定下了个先后次序。赵明诚正是众多有收藏癖的人的典型,把薪水全花在购买古物上,两夫妻还给收藏的古物书册校订,建造书库书橱,并编上编号,小心取阅,惟恐污损。

其实,物件都是客观存在的,并不因为拥有或不拥有而存在或不存在。就算没拥有,也可当作这件藏品放在箱底或橱柜深处,只是没有拿出来罢了。因为很多人收藏就是这样,得到前趋之若鹜,得到后却丢到一边,转而去追逐下一个收集目标。又及,有些事物甚至是脱离其载体而存在的,例如文学或音乐,那到底是在收藏事物的本质还是在收藏事物的载体呢。不过,就我本人来说,那种占有欲的怨念,稀有物的虚荣,品相套全的完美主义,升值潜力的贪欲,种种令我无法抑止我病态的收集癖。

2 thoughts on “收集癖是怨念,收藏品是浮云

  1. enjolras says:

    关于赵明诚说的这一段话,我的一个老师从中八卦出了赵与李的爱情并不那么童话的味道,当生死存亡之际,赵明诚记挂着的是他的收藏与所谓”宗器“,而不是他的妻子……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