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是自由的,十年后的一盆火锅

不知为何事隔多年再来重演,版权到期吗。十年前在内地上演舞台裸露尚有话题,十年后,脱脱衣服不算什么了,那这剧子还有什么别的噱头能吸引观众吗?十年前,在友谊剧院第一次看话剧,“蝴蝶春情”,就是现在的“蝴蝶是自由的”。虽然细节不记得了,但回看当年胡说八道的日志,可以说相似情况仍存在,而倒退的地方也多了。浴缸,床,单人椅,几个布景还是没变,与国外原版相同,这次变的是时代与地点。

剧名,原名是“蝴蝶春情”,十年前来大陆上演,本是为了净化而改称“蝴蝶是自由的”,结果在广州上演时,不但用了粤语演出,而且用回本名“蝴蝶春情”。而十年后,不仅是国语版,而且剧名用了净化版的“蝴蝶是自由的”,这是演出的倒退,市场的倒退,还是审查制度的倒退呢。部分演员的国语水平实在不敢恭维,虽然剧情刻意安排说明是南方人什么之类的,即使发音不准尚可接受,但因此导致台词不连贯甚至打断进而影响剧情流畅就无法忍受了。男女主角国语还行,焦媛给我感觉演得太用力了,特别受不了她每句话装嗲的尾音,有点过了。不过焦媛是块老姜,演得非常自如流畅。男主演得比较适度,感觉比较舒服。

床戏,据当年日志记录,当年的床戏灯光是开始脱bra后暗下的。十年后,开演40分钟后的床戏灯光是脱了bra后作势要脱under时暗下的。

笑点,回看十年前的日志,发现原来都是一样的,真不解为什么这么多观众的笑点那么低。大部分观众明显是笑过头了,明明没什么好笑的台词也非要哈哈大笑,笑声之夸张几乎掩盖舞台对白,难道是我笑点太高了。我怀疑广州的观众需要更多的观演,来增长见识。剧中有些暗示也挺有趣,除了床戏后咬了一口的苹果外,男主说自己也是“好色之徒”时,将折叠导盲仗在下体位置一下甩开伸长,是个亮点。

十年后,所谓的改进,就是在对白中罗罗嗦嗦不厌其烦地反覆加入不少现时社会的用语或时事,用这些多余的台词硬是把剧子撑到两小时。不过,这正如片中反覆提到的火锅,把这一出剧变成了一盆火锅。被加入的当下社会热点台词所涉猎面之广,几乎任何层次或爱好的观众都总能被至少戳中个一两处,从ACG用语帝都,到被70码车撞,到蜗居,甚至到食品安全问题,等等。但细想想,这样真实吗?一个普通人可以有这样的涉猎面,但一个普通人不可能把这些不同阶层不同年龄不同种类人群所关心的问题都拿来说事。人不是火锅,不是说什么火锅料都可以一股脑在里面翻腾。

本意是想去找回十年前的感觉,可惜没找到多少回忆。个人觉得,与其硬套当下的时代环境,倒不如重拾原版时空,那样这剧尚且还有点看头,否则放在当下,实在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