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挚友罗老

人生太短暂,无法经历黄金般的历史,亦无法看到精彩的未来。

得知罗老离去的噩耗,一时无法接受,实在太突然了。明明每天晚上仍能在线上看到她,有一句没一句地瞎聊,她的音容如同就在眼前,从未离去,她只是终于摆脱了这个让她不堪重负羸弱的躯壳罢了。

已记不清是零几年认识罗老了,只记得第一次见面是05年的星海poto音乐会。自那时起,有什么展览或者演出,难得咱俩城市相邻,凑得上时间的话总会相约而行。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订的票,唯一一次罗老帮忙订票,就被钓鱼骗了两百,是中文版的mmm,最终我们也没看上这部剧。今年6月,与罗老相约到北京看了molm,本打算待中文版成演,会跟罗老再跑一趟,但如今……还有更远的,罗老一直致力其中的lm中文版……我想,那是她最大的心愿。

罗老身体向来欠佳,相信见过她本人的都会知道。在北京看完molm,罗老累得几乎晕倒的样子,现在想来,我真是太大意,没有一路好好照顾她,有时还嫌罗老走得慢累得快……

罗老是位良师益友,博学,包容,总是能回答我千奇百怪的问题,耐心聆听我的各种牢骚,从不嫌弃我等俗人。在我犯抑郁时,我总会问,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罗老会告诉我人生的意义是要你自己去赋予的。的确,有功夫苦恼这个问题,何不自己去赋予人生以意义呢。罗老兼职翻译,她说过很喜欢这份工作,如果不是生活所需,会以其为正职。罗老热爱音乐,剧评,写书,译词,留给我们许多宝贵的文参。罗老短暂的一生过得快乐,充实,好友遍天下,桃李满芬芳。可以说她没有虚耗一刻人生,甚至是过了双倍的人生,短短的35年,比很多活到70的人过得更为充实有意义。

唉,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知音已去,将来很多话都不知向谁倾诉好了,我的世界已坍塌了一半。罗老,我很伤心,很惦挂你,一想起你就忍不住落泪,不知如何是好,要是过去,我肯定会上msn找你诉苦,但现在呢……俗世才未众,知音难复寻。

罗老此刻定是在浩瀚宇宙中,朝那星进发,每当我们仰望星空,那便是罗老的方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