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淡忘

被家长恶狠狠丢下句“一年一次也不参加,一点亲情也没有,人家会有什么想法”掷门而去。这话猛地刺痛我,但稍后只余下气愤。亲戚是没法选择的,既然没选择地被生来,珍惜亦是应该的。但就个团年饭,你们都是有车的人,挑个二级市那么远的地方,我要先做公交到总站,再倒地铁到总站,再乘跨市公交,吃个午饭搞得一大早10点就要出发,那帮中产到底还有没有对底层阶级的人文关怀。我真的很累,连续两周六天班,每天加班到8点前后才到家,累得脚站不起来饭吃不下,早上回到办公室瘫坐着完全无力上船,我只想今天能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就那么十恶不赦了吗。去了又如何,花四个小时的来回路程,呆坐在那,看别人开心幸福,你家长领着个奔四了还那么没出息的孩子你们脸上就长光了吗。

真的很累,心更累,罗老不在了,经常三言两语的想法无处可诉。我很想去看望罗老,但是你们只关心罗老母亲,我知道逝者已矣,应该关心的是在世的人。但我很自私地说,只有罗老是我朋友,我跟其他人不熟,而且作为外人,更何况是一个社交障碍的人,我实在无力去接触其他人。告别仪式那天,罗老的亲戚同事说起我的关系是网友的时候,那种鄙夷的眼光,让我万分尴尬。我只想一个人去看望一下罗老,不想让别人看到我垂泪。

某人也十分伤我,曾经我把某人当作最好的朋友,在罗老走了的时候,我痛苦得不知如何是好,只有跟其倾诉,希望能乞到片言只语的安慰,但我错了。你把别人放在真心好友的位置,但别人并不一定会是那样,真特么自作多情。我忍了两次,想说但是忍住了,第三次我怒了,人家也就轻描淡写,连个道歉也没有,不知我的苦痛。你说为什么我取消了你的微博关注,其实我还在qq将你拉黑了。因为,当一个人心里万分伤痛,而视作好友的人不但没有投以一丝关心安慰,还在微博与qq上秀幸福欢乐,你能理解伤痛的人看着这些内心的感受是怎样吗。某些方面你是很了解我的,或许你认为我又在发癫无理取闹,但我想我不会,因为要是我把这种愤怒消退,那我便是对不起我的去世了的好朋友。

不过没所谓了,把人家当作是好朋友的人只是我自己,人家可并不在乎,两个月过去,我也曾经想过会收到道歉什么之类的,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连问询也没有,不过,也是的,人家有什么错呢,人家并没有把你当作是什么,呵呵。

我感觉我心理越发往病态发展了。我也不知道往后该如何活下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