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安庆——合肥——苏州——上海——杭州——设计室

2号火车3号到上海。很开心见了淼淼,工作很好,女朋友很好,我很开心。

psb

验收工作出了点小状况,延到6号厂家开车送我们到安庆。8号验收结束准备离开时,碰到了去年到我负责的船上的服务工程师,重遇老熟人,我很开心。

在安庆的最后一个下午沿着长江边走了下,振风塔,长江大桥,安庆不是旅游城市,走着走着从市区走到了农村,公交车下午6点就末班车,无语了。

9号厂家开车送船东到合肥,我跟车一道。在合肥的经历我不愿再说,我没能把你带走我很痛心,为什么你还要说那样的话来伤我,你所做所说都是真心的吗?

合肥第一晚逛了合肥大剧院,第二天下午逛了包公园和逍遥津。

10号晚上我没吃饭,太累太不开心,直接洗澡睡了。11号早上吃过早餐7点多便上网定了当天上午10点多到苏州的火车票和旅馆,马上收拾好行李,逃离合肥。

苏州,要不是crystal53451推介行程提到虎丘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虎丘在苏州。

苏州第一天下午赶在倒数第二批进了苏州博物馆,然后5点钟进了拙政园,呆到6点闭园被工作人员吹着哨子赶出来,晚上逛了观前街,还有住的附近的阊门和山塘街。第二天一早逛了虎丘,接着去西园寺,没想到在西园寺门口扭了脚,缓了好久才缓过来,速度大大减慢,也没进西园寺了。然后去了环秀山庄,花了点时间才找到入口,接着是相门的水陆城门,平江路,耦园,出来乘地铁到东方之门,金鸡湖,时代广场,月光码头,苏州文化艺术中心。第三天13号早上补逛了沧浪亭和寒山寺,寒山寺只在何山桥上远眺,没有进去,因为还赶着中午的火车去上海。

没买到16号回广州的票,16号便从上海去了杭州,早上5点多没到6点出发往虹桥火车站,8点的火车9点到杭州,10点到灵隐寺,中午苏堤,下午南屏晚钟,下雨避雨,中国美术学院,晚上7点半火车,10点半回到旅馆。

说回头,说到虎丘,因为我很喜欢的粤剧再世红梅记里面有唱到“仙山有迹阮郎通,湖边再认仙踪,虎丘初见玉女容,借琴道爱衷,因风送,柳摆江枫,花间嫩香为谁浓,残桥目纵”,而这个场景发生在“苏堤观柳”,因此杭州我也特意走了苏堤。罗老说她不喜欢再世红梅记,因为词写得太华丽了,喜欢的反而是我觉得有点滥的帝女花,而且是上表这样豪壮的段子。罗老blog标题“能记兴亡事,花月不留痕”就是出自帝女花,但原文应是“难记兴亡事,花月总留痕”,这个改动应该表明了罗老的心志吧。或许我把逛虎丘和苏堤拉扯上思念罗老很矫情,不过合肥出来后心情不佳,我的确很想念好朋友好知音。去杭州的那天清晨,我在上海地铁上打瞌睡,自罗老离开后第一次梦到罗老,就像可视电话,我跟罗老说我买好了芭蕾演出的票,买了巴黎团的,没买国内团的,罗老说:“买嚟做乜,我又唔喺到”(买来干嘛,我又不在),我刚想问为什么是不是罗老出差了便醒过来了。。。于是我在地铁上偷偷泪了。。。

18号终于回到广州。工作调动的事快搞好了,我非常焦虑。我有很多理由说服自己去设计室,自己身体,父母身体,自我提升,等等,但我觉得全都是借口,我还是很焦虑。我有太多的不开心和焦虑,过去我都会跟罗老吐苦水,但现在连罗老都成为了我其中一个不开心(但我宁愿永远留下这个不开心,我怕没了这个不开心我就会将罗老淡忘了),工作的事,这次合肥的事,我多么想跟我的朋友你们说,多么想从你们那里得到只言片语的安慰,但是你们都那么忙,或是和我拉扯别的,都没察觉到我的种种不开心和焦虑,看到你们投入生活的样子,我也无法启齿。真的很不开心很焦虑,真想把一切都结束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