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十三郎

昨天花了个中午,把1997年的电影版南海十三郎看了。因影片打着致全体编剧的旗号,那就或许是导演的原因,影片若干处显得有点拙劣,拉低了整体的水平,但尚算是一部不错的值得一看的影片。

没有任何事实证明南海十三郎是唐涤生的师父,但是影片在南海十三郎与唐涤生的师徒关系,知音人惺惺相惜的情节上演绎得十分动人。唐涤生拜南海十三郎为师一段,先是精彩的抄曲戏,然后是南考验唐的虐心戏,真是伯牙子期高山流水,当今一个腐字可做结。

两段对白十分喜欢,看到眼湿处不是因为影片有多感人,而是伤感无法跟某分享这些精彩段落。

对白抄的是国语字幕,比起原版粤语对白,难免有点欠失神韵。

南:我不要看见你写出这些垃圾来。你所写的,跟我的一样,根本就是在模仿我。看完这些元曲杂剧再来见我。

唐:为什么?

南:你那么有文采,用不着写那么俗气的剧本来迎合观众的,笨蛋!

唐:你不也这么写吗?

南:我可不一样,我的时代跟你的时代不同。看我戏的人,十个有九个是文盲,唱词深一点也听不明白。眼光放远一点,观众的水准越来越高,写得像我那样有个屁用呀?学我者生像我者死。

唐:什么叫“学我者生像我者死”呢?

南:你模仿我是没有用的,模仿再好也是我。把从我这儿学到的东西,化成自己的东西,那就扬名立万了,年青人!

剧本是按着已发生的事写过去的事,的确唐涤生后来的剧本由于太雅,刚开始时并不为观众所受落。

另一段。

唐:大哥,你这出“女儿香”省港澳演足一年,座无虚设,真是好戏呀!我一定要像大哥你那样做个名编剧。

南:老想成名,为什么要做个名编剧呀?

唐:我要证明文章有价。再过三、五十年,没有人会记得那些股票,黄金钞票、世界大事都只是过眼云烟。可是一个好的剧本,五十年、一百年,依然有人欣赏,就算我死了,我的名字我的戏,没有人会忘记,这就叫做文章有价。

南:自大狂!

唐:跟你比还差得远哩。自大狂,我还没青出于蓝呢!

南:整天想着成名是写不出好剧本的。

1937年日本轰炸上海,广州的戏班解散,南海十三郎故意冷言嘲讽唐涤生,让唐到香港自立发展。直至唐涤生的再世红梅记上演,师徒相认,演出中唐涤生急病早逝,南海十三郎悲痛疯癫,又是一大段虐心的情节。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