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情了

很多时,我都觉得自己太装逼太矫情,觉得自己在装出来给别人看,求关注。

年中时,没能把同事从传销团伙里劝出来,朋友认为我不信任他没留下陪他,我也觉得朋友不信任我不听我的劝说。先不说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危机,因为这事我很低落,逃出来后立马给另一好朋友电话哭诉。好朋友对我的安全状况关切一番后,对我说,做朋友,欺骗要不得,若真的需要,便就是卖掉房子套钱也要去帮忙。本来哭哭啼啼的我听了电话那头的话,立马出离原来的情绪,隔着电话懵了。因为我做不到。我太虚伪了,为朋友,除了嘴巴上说说,实际上能做什么,某个朋友的分量能让你做出多少的牺牲呢,太现实了。

有部分与人的本能有关吧,记得tvb有部连续剧,欧阳震华饰演的男主角在发生车祸时本能将方向盘往自己一边打,结果坐在副驾的女友被撞伤,因此女友认为男友没有付出真心而要分手。至于后来怎样和好的我没看,很好奇是如何把本能解释清楚的。

于是我思考,我悲伤到底是因为朋友的离世,还是因为自己失去了朋友。当我做出各种行为时,我到底是动机纯洁,还是为了显摆,为了吸引关注。我很希望在一些事情上能获得纯洁的动机,因而会刻意地去压制那些不纯的本能,以致搞不清这些本能想法是本来产生的还是自我压制时所用的疫苗。

精分了吗。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