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低落

思念的感觉,有时就是,对方不回话,便忧心起来是否发生了什么事,对方是否安好,是否从此便渺无音讯。

反过来说,孤独的感觉,有时就是,哪天自己突然挂了,也不会有人发现,不会有人想起,不会有人记得,不留一点痕迹,就像从未在这个世上存在过一样。

广州游

上月23号,第三次去佛山祖庙。因为前段时间才去过,所以比较熟悉了,舞狮,双皮奶都没错过,不过当天没看到练武,还有舞狮的时候下雨了,草草收场。这次去是第一次遇上古戏台有粤曲表演,开场唱的第一段是柳毅传书的送别,可惜行程所限,没有留下来看完四段演出。

DSC_5036

29号,第一次去大剧院的多功能剧场,看的是英国空动剧团的我和博尔赫斯。广州的话剧市场不是爱情类就是搞笑类,难得有文艺类的(呃,常客TNT剧团是有不少莎剧。。。),不过,可惜,在下有看没懂。。。现场观众一如既往投入地笑,我还是一如既往迷茫地觉得自己笑点有这么高吗,好吧,是我没看懂。。。

IMG_3359

只是觉得,佛山祖庙的粤曲,能和罗老聊上一会儿,还会怂恿她去看看。还有那个文学类的话剧,喊上罗老,应该能听她讲解介绍吧。

我觉得我已经走出来了,我不会再去想,想再去遇到一个罗老那样的人。世间上的人千差万别,每个人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全新的未知的世界。我依然会一直记得罗老,想念罗老,同时感激给我展示全新世界的人,谢谢你。

几首关于再见的歌

这个想写想了很久,一直懒没写,现在写下来,基本都忘得差不多了。——07月20日10:10

想写这个,很大程度是因为很喜欢淡谷のり子的アデュー,就是法语的Adieu,永别。分离本是哀伤的事,但这首歌却唱的那么轻快美好,真想研究一下歌词,法语原唱是Yvette Giraud。

而哀伤的离别首推Les Feuilles Mortes,这首歌版本很多,国语版是鄧小萍的秋葉,唱得人心都要碎掉。听过淡谷のり子的两个日文录音,前一个落葉(枯葉)Jazz感太强不太接受,后来听了越路吹雪的版本比较易接受,再到最近听的淡谷のり子在EMI时代的录音,那个就比较容易入耳了。

秋葉是和罗老聊的最后一首歌,

2012-12-3 22:34:25 virgin 呢首秋叶好好听
2012-12-3 22:39:17 yingshan 首歌本身就好好听
2012-12-3 22:44:19 virgin 你指曲本身?
2012-12-3 22:44:32 yingshan 嗯

这篇,我想写想了将近一年,已经写不出来了。但是不写,后面我心里没法接受跳过写新篇。就这样吧。

星海音乐厅半剧场版乡村骑士

之前一直在纠结去不去,cody说去吧,于是最终还是去了。继去年的茶花女,已经有一年没来星海了,票房大堂重新装修过,显得高大上,但是小管风琴不知被移到哪里去了,乐器展橱貌似也不见了,整体风格潮了不少,往花城广场中轴线靠拢的感觉。

7点过一些到的,林大叶指挥在大堂讲解歌剧知识,晚上要上演的剧子,还有观演注意,深入浅出。林大叶换了个大背头,显得年轻帅气多了。

之前一直太忙,买票的时候卡司还没出来,然后几个月来都没去看信息,直到昨晚在票房大堂拿单张才知道指挥林大叶女高是崔峥嵘。

座位很好,6排正中,导演夫妇就在我右边隔几个。

自从乐团用上led乐谱照明后,舞台上的乐团就显得很梦幻的样子,蓝色星星点点。现场总归是现场,录音录影所无法比拟的。黑胶唱片像有生命的声音,而现场的声音则真的是有生命的。看着音乐盒般的舞台,上面的人整齐划一地动作,音乐就翻滚流动倾泻到你跟前,真的神奇。我该不会放弃,不会再说放弃这个爱好了,哭。

想想,多年以前跟罗老听了Tosca,也没什么遗憾了。但是想想以后的演出呢,再细想过去的演出呢。或许人生短暂就是充满遗憾,只能去珍惜眼前和当下的,去争取远处和将来的。

DSC_4897

这次小册子写的是半剧场版,不像以前写的音乐会版,但演的比例跟过去没啥提升。过去音乐会版,穿插表演,让人感觉赞了,而且没有演的布置道具去演,都是充满想象力和创意的惊喜。现在说了是半剧场版,感觉演起来就有点平常了,倒是乐团顶上斜挂的十字架让我想到Jesus Christ Superstar。

武汉61游

一直很想体验高铁游,想试试这种日行千里的感觉。

其实,就是没抢到卧铺票罢了。。。

武汉,真心没玩处,也才知道,武汉是个充斥学生的城市。(吃必胜客学生证能打折啊,一连吃了两顿,感觉赚了。。。)

黄鹤楼,长江,长江大桥,轮渡,户步巷,江汉路,楚河汉街,省博省美,东湖,都算不上什么旅游景点。

尤其黄鹤楼,去过的人都会告诉你坑,没有人会推荐你去,但是,到了武汉,不去,怎么都有点可惜。

小伙伴给我拿了个学生证,弄了半价票,售票阿姨拿着学生证端详我的时候,我内心是有多纠结啊。

DSC_4048

(好吧,是大图。。。)

在广州,闻到热干面的味道就想吐了,想着在武汉会更甚。结果在武汉,闻着芝麻酱味道没那么重了,居然也接受了。当天早上下雨,撑着伞,两个二货非要学别人那样带着吃,结果还没吃就掉地上了,回头再买了一碗。这个早餐,掉地上浪费的,没吃完的,实在是不计其数,我都觉得浪费得心痛了。因为又打伞又提早餐,热干面都是小伙伴喂我吃的,一连吃了几口,太基情了。。。(好吧,是真爱。。。)感觉味道还是不错的呢。

武功山51游

落了很久,没写。今天发烧了,太难受了,又想写了。。。

细节还是不想写了。

感觉高铁方式是比较便捷的,当然没有卧铺那么省时间,但是卧铺抢不到。高铁到湖南株洲,火车拉来的城市,30分钟公交能从高铁站到火车站,不用一个小时火车就能到江西萍乡,还有更快的动车。

出萍乡站,已经是中午了,在车站旁的麦当劳解决午餐,乘公交30分钟到汽车站。汽车站去武功山的人超多,两点多等到四点左右才坐上车,90分钟车程到武功山。

武功山虽然山顶是较为平坦的草甸,但是武功山爬起来超累,因为武功山范围很大,都是一个山峰一个山峰的上上下下的爬。

虽然坐了一级索道,但是到露营点还是天全黑了,第二天天亮的时候,看自己晚上走过的那些小路,真有点后怕,以后都不背那么多摄影器材爬山了。。。

晚上在白云客栈露营,第二天早上看了日出,就往金顶爬,发现实在爬不动也赶不上了,赶紧下山,赶回程的火车。于是武功山还有很多地方没去过,金顶也没去,有点可惜,不知何时能再去一趟了。

Startrails

山顶的星空真的很美,在想,罗老在哪一颗星上呢

DSC_3642

因为这次是跟萍乡的摄友去的,所以拍的还挺满意,也学到不少拍摄方法,更多照片可以看我qq空间相册。

好吧,实在是不想写了,就敷衍一下罢了。

想写点什么

也许是工作的忙碌,最近有点没感到抑郁缠绕了。

对罗老也淡忘了不少,有点无奈。遇到类似罗老的人,不管是爱好,年龄,甚至体型,我都会不期然产生好感。而现在,我也许已经走出来了,罗老始终是罗老,要遇上转世般的人,是有多么不切实际。

最近认识的朋友,跟我提到偷逝友骨灰的事,难以拜祭罗老一直让我耿耿于怀,听了这话无法不让我两眼放光。的确,疯狂了,我不会那样做。不过也懊悔,那时没有偷偷带上点罗老的物品,得意睹物寄情。还好,我还有罗老给我签名的书。但罗老作废的身份证就放在那里,我也没有想过拍下来,使罗老网站的域名无法操作。不过即使转移了域名又怎样,谁不会走,域名终究会有无主的一天。正如另一位朋友说的,跟crystal说的不谋而合,谁不是他人人生中的过客,谁能跟谁走到最后呢?已经不重要了。

工作压力很大,其实想想,我根本不喜欢这个行业,不想一直干下去,那么累,说是学东西的借口,实在是苍白得不行了,学了以后继续干这行吗?也许我是追求,不是因为我不能干其他活而去干这活,而是我能干别的活但我喜欢干这活,面子问题罢了。工作上的朋友走了不少,要好的也萌生去意,让我无法淡定。

摆停了一下,突然回想起自己希望的生活。不要高楼大厦,希望晚归的时候,能穿过热闹的街市,各种车水马龙和耀眼的摊档白炽灯。不要很高的楼房,能望到学校,或者是运动场。周末去mall,不要多么豪华,普通的地区mall,但是里面的书店,唱片店,有着各种内容,而不是像这里,奢华的建筑,但却如同牢笼,里面的书籍唱片都可称之为垃圾。到假日,喜欢宽敞弯曲的公路,低矮青绿的丘陵,蓝天白云,热热的阳光和凉快的风。

我的人生已经注定了,就是孤独,也已经不重要了。

楼下的猫

小区花园有很多流浪猫。有段时间晚上加班后经常固定时间回到家,经过花园时,总能遇上一只圆圆的缩成球状脏脏的黑白毛色的猫。我走近蹲下,它便会摇摇晃晃走到我脚下喵着蹭我,这时我才看到它的尾巴只有一个球,像兔子一样。可惜我没有食物给它。

有次看它时,旁边晚练的老太太对我说,这猫怪可怜的,还瞎了只眼,我才发现猫的一只眼瞎了流着液体,老太太又问,你是来喂它的?我说不是,赶紧尴尬地走了。

于是我爱心突然爆发,要把猫抱回家照顾,还打算取消计划好的旅行,把钱拿来给它治病。因为这事,跟母上吵了一架,母上甚至放了狠话,使我不得不放弃。那是淼淼和他老婆来广州看我们那天,我最后累得瘫在酒楼的椅子上。

之后再经过那里,却见有个老头带了猫粮来喂猫。再后来,每次经过那里,都见有小女孩陪它玩喂它吃。我猛然感觉自己之前的想法有多么的自私,自以为是the one,自视过高,以为自己有多优越,爱心有多爆棚,足以霸占一个事物,不知其实有多少比我优越得多的人早已在关爱。

后来,再经过,那猫早已不再粘我了,远远开始警惕,我刚蹲下,它便立刻逃走了。

挺不想写的,好累

挺懒得写的,太累了,工作忙不过来了,也没有动力写。

上周把gaoye.com也搬到国外服务器了,备案去死吧。

就算要搞白名单,全封了,我死也要死在自由的空气里,即使肉体腐败了在这里。

想了很多,为什么生活没动力了,为什么总感觉过去美好。应该是因为现在的压力,没法去接触新的事物,每天面对的都是重复的压力,对明天失去了期待。

回想大学的时候,初识歌剧,每天翻企鹅榜单,没条件海外网购,都在唱片商行预定,省吃俭用,等上一头半个月,一套唱片是多么难得。还记得当年我把考研辅导班退了,把退回的余下学费拿去买了歌剧唱片。

晚上用discman,拿着英文对照剧本,一句一句把歌剧整部听下来。

还有上网找各种剧目,唱片版本评价,当年这些文章主要是台湾为主。现在,那些唱片版本评价文大多我都嗤之以鼻了,因为我手头上已经太多珍稀版本了。

那时对我来说,整个世界都是新的,不断期待明天将要到来的新事物,充满憧憬。

后来认识罗老,认识sanda,又在不断接触新的东西,molm等。

现在呢,什么都完了。

听一首歌,也感到心里十分憋屈,各种想法,不再有人聆听,有人跟我讨论。我是要一直带着罗老的书,去看演出吗?不想去看了。